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李天命網上思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239|回復: 7

尼采,太尼采了!

[複製鏈接]

10

主題

222

帖子

926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積分
926
發表於 2017-7-30 19:07:45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讀《偶像的黃昏‧一個不合時宜者的漫遊》第38節「我的自由概念」。尼采指出一件事情的價值,比如自由,不在於人們通過它獲得什麼,而在於人們為它付出什麼。在尼采心目中,自由就是有自我承擔的意志,就是承受一切艱難和不幸,乃至整個生命的意志。我們願為自由而捨棄安逸嗎?我們願為自我支配而戰嗎?我們願為自由而奮鬥嗎?這是屬於尼采所謂主人的道德。比喻地說,他甚致推崇暴君,而非民主政治,因這樣才能激發起人的權力意志。他的言辭是如此偏激,如此政治不正確,因此引來這麼多誤會。這也是他的吸引之處,處處引人深思,處處招人非議。此一節可謂交待了尼采哲學的一個核心觀念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0

主題

222

帖子

926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積分
926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7-30 20:53:39 | 顯示全部樓層
讀《瞧!這個人》介紹《偶像的黃昏》。《偶像的黃昏》這標題是指虛偽觀念的尾聲,這本書是要對於西方哲學對於真理的虛假追求予以破斥。尼采道﹕「這本不到一百五十頁的著作,像一個發出笑聲的惡魔,令人愉快而又可怕的語氣,可以說是一本非常特出的書——這本書在短短數日間寫成,以致我不願說出所費的時間﹕沒有一本書的內容比這本書更豐富,更富於獨立性,更富於破壞性的——更為懷有敵意。」這本書是尼采寫《權力意志》手稿前的著作,已進行他所謂的「價值重估」,即是批判傳統宗教哲學,乃至現代社會都市文化。近來發現自由於尼采哲學而言,是一個重要的概念,這本書一如他一貫的作風,仍是一本關於自由之書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

主題

466

帖子

1329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329
發表於 2017-8-15 23:16:11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一般人在說「這是我的自由!」時,往往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安逸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0

主題

222

帖子

926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積分
926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8-19 19:03:18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Goldmund 於 2017-8-19 19:05 編輯

讀《偶像的黃昏‧一個不合時宜者的漫遊》第19-20節「美與醜」。尼釆認為當我們認為一件事物是美的,我們便將它人化了。人相信世界充滿了美,但卻往往忘記了自身是美的原因。對於美的追求,是來自生命至深的本能。凡是美的東西,都是對於生命意志肯定,甚或深化的東西。崇拜美也就是對於生命自身的崇拜。這有點人為萬物的尺度的意味。凡是美都是有助於提升我們生命的東西,因此我們歌頌美,也就是歌頌生命﹔反之,醜便代表一種生命的衰退,因此我們增恨之。這不似叔本華的悲觀主義,認為透過藝術,尤其是音樂,人能從盲目意志解脫出來,而得到短暫的安寧。叔本華大概是受到印度傳統所影響,認為世界是從摩耶幻化出來的,因而人要從中解脫。反之,尼采卻不如此認為,他認為藝術肯定意志與欲望,甚至性慾。在尼采的作品中,屢屢及於藝術的形上學意義,尤其是悲劇。悲劇是英雄的呼聲,它使人面對醜惡可怖的事物,而無所畏懼。它是對於整個生命的肯定,就連凡人欲逃避的痛苦,都予以肯定。沒有沒有意義的事物,一切都充滿意義。這是酒神式的狂歡!「啊!狄奧尼索斯,我的天神,你為什麼拉我的耳朵?」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0

主題

222

帖子

926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積分
926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8-24 22:19:49 | 顯示全部樓層
讀《偶像的黃昏‧蘇格拉底的問題》。蘇格拉底臨終感嘆﹕「生命——這意味著長久的病痛。我欠拯救者阿斯克勒庇奧斯一隻公雞。」尼采指出,蘇格拉底對於生命已經厭倦,不是雅典人為他遞上毒藥,而是他為自己遞上毒藥,走上死亡之路。死亡,是對於生命病痛的一場解救。因為生命中夾雜了很多幽暗而非理性的東西,例如命運。因此,蘇格拉底要否定生命,否定意志,否定欲望﹔他高舉理性。對於蘇格拉底來說,理性=德性=幸福,這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。我們要以清明的﹑冷靜的﹑謹慎的意識,來壓倒埋藏在生命底蘊的力量。而展現生命底蘊的力量,卻屬於希臘人的傳統。因此,蘇格拉底是非希臘的,是異端,是一個頹廢者。其實,在大多數的時候,看似理性在主宰,但事實上我們卻禁不住生命的洪流。我們只要白晝,不要黑夜,是一種惡習。我們以為捨棄無意識的東西,就能改善道德﹔但我們卻將生命連根拔起。這是多麼可笑的邏輯啊!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0

主題

222

帖子

926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積分
926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8-25 23:36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讀《偶像的黃昏‧一個不合時宜者的漫遊》第29節「選自一場博士考試」。在十九世紀中葉,德國統一,新帝國的成立為德意志的精神文化創造帶來一線新機,而尼采亦曾寄望於新的政治環境會孕育出新的文化藝術。對於尼采來而言,政治只有工具價值,就是帝國要為高貴的精神服務,例如藝術。藝術是天地間最可貴的東西,是生命力的過剩與泛濫,是天地生成的最高目的。然而,使尼采失望的是,在新帝國的統治下,文化卻反過來為政治服務。正如尼采所言,當時的高等教育的目的,是為了把人變成一部會工作的機器。人們心目中的完美之人,就是國家官吏。一切為了帝國服務,而帝國存在則指向她自己,有如狗咬尾巴。一個人被義務的觀念,亦即是公民責任壓死了。他們屈服於這種觀念,因而失去了成為自我的權力意志。想今天的高等教育也不遑多讓,都是教人在工商業社會中成為有用的人。精神貴族向來都是從夾縫中成長,從來都屬於少數。高貴的精神文化從不為了便利大眾,不為娛樂眾人,不為人類生活的輕鬆一點﹔而是帶引人走向宇宙的深淵,生活得艱難一點,並因而有對生命有更深刻的體會。這是一種不合時宜的思想。這是一種帶有苦澀味道的思想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0

主題

222

帖子

926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積分
926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8-27 18:02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讀《偶像的黃昏‧我要感謝古人什麼》第4節。狄奧尼索斯是希臘人崇拜生命的最高象徵。狄奧尼索斯的精神就是重視人非理性或無意識的一面,其中一種就是性的力量。基督教視性為污濁,視生育之苦為上帝對於女人的懲罰。但希臘人卻視性的象徵為可崇拜的象徵。就算是生育的痛苦也視為神聖的,因這是生命的源頭。就我所知的各大宗教之中,藏密最能正視性,他們的佛像有不少是擺出性交的姿勢的,這是要人在性愛中也能看見佛法的莊嚴相,一切皆是大日如來毗盧遮那佛的變現,因此不要視之為污穢。對於尼采來說,性愛也是生命意志的重大表現,生殖﹑懷孕和分娩行為都會喚起最大的敬意。因此不要學基督教誹謗生命,基督教是頹廢的宗教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0

主題

222

帖子

926

積分

高級會員

Rank: 4

積分
926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8-31 21:28:13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Goldmund 於 2017-8-31 21:42 編輯

讀《偶像的黃昏‧德國人缺少什麼》第5節。尼采認為「高等教育」注定是少數人的特權,正如一切偉大的事物,一切美好的事物,屬於少數人。如果高等教育大眾化,這意味著高等教育的衰落。尼采批評當時德國的教育教致力於平庸。人們來去匆匆,卻不知高貴為何事,不知何為真正的教養。尼采說,假如一個23歲的青年還未「成熟」,不懂找工作,庸眾會認為這是一種耽誤﹔至於高貴的人,他對於職業沒有興趣,他懂得支配自己的時間,根本不必考慮「成熟」的問題。況且在高等文化方面,30歲的人仍是一個新手。高等文化不是熙來攘往的人享受的,這是一種特權,我願意享受這種特權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