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李天命網上思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樓主: 任人

金匱尋迹

[複製鏈接]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1-25 18:46:18 | 顯示全部樓層
問曰:金匱注家各有異解,何以求真?

答曰:初學者,解字,解義,不通者闕如。成者望能章通於篇,篇篇相繫,金匱傷寒互參,再如葉天士之大開溫病所由。

又可留神諸注家之不同進路,當指其思想之大不同。若有心儀醫家,則可細研其一人之論著,久能明其所思所想所注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1-25 21:14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肺痿肺癰咳嗽上氣病脈證治第七

問曰:熱在上焦者,因咳為肺痿。肺痿之病,從何得之?師曰:或從汗出,或從嘔吐,或從消渴,小便利數,或從便難,又被快藥下利,重亡津液,故得之。

曰:寸口脈數,其人咳,口中反有濁唾涎沫者何?師曰:為肺痿之病。 若口中辟辟燥,咳即胸中隱隱痛,脈反滑數,此為肺癰,咳唾膿血。
脈數虛者為肺痿,數實者為肺癰。

問曰:病咳逆,脈之何以知此為肺癰,當有膿血,吐之則死,其脈何類?師曰:寸口脈微而數,微則為風,數則為熱;微則汗出,數則惡寒。風中於衛,呼氣不入,熱過於營,吸而不出。風傷皮毛,熱傷血脈。風舍於肺,其人則咳,口乾喘滿,咽燥不渴,多唾濁沫,時時陣寒,熱之所過,血為之凝滯,蓄結癰膿,吐如米粥。始萌可救,膿成則死。

上氣面浮腫,肩息,其脈浮大,不治,又加利尤甚。

上氣喘而躁者,屬肺脹,愈作風水,發汗則愈。

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,其人不渴,必遺尿,小便數。所以然者,以上虛不能制下故也。此為肺中冷,必眩,多涎唾,甘草乾薑湯以溫之。若服湯已渴者,屬消渴。

[甘草乾薑湯方:
甘草四兩(炙) 乾薑二兩(炮)
上口父咀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五合,去滓,分溫再服。]
咳而上氣,喉中水雞聲,射干麻黃湯主之。

[射干麻黃湯方:甘草四兩(炙) 乾薑二兩(炮)
上口父咀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五合,去滓,分溫再服。]
咳逆上氣,時時吐濁,但坐不得眠,皂莢丸主之。

[皂莢丸方:
皂莢八兩(刮去皮,用酥炙)
上一味,末之,蜜丸梧子大,以棗膏和湯服三丸,日三夜一服。]
咳而脈浮者,厚朴麻黃湯主之。

[厚朴麻黃湯方:
厚朴四兩 麻黃四兩 石膏如雞子大 杏仁半升 半夏半升 乾薑二兩 細辛二兩 五味子半升 小麥一升
上九味,以水一斗二升,先煮小麥熟,去滓,內諸藥,煮取三升,溫服一升,日三服。]
脈沉者,澤漆湯主之。

[澤漆湯方:
半夏半升 紫參五兩 澤漆三斤(以東流水五斗,煮取一斗五升)生薑五兩 白前五兩 甘草 黃芩 人參 桂枝各三兩
上九味,口父咀,內澤漆汁中,煮取五升,溫服五合,至夜盡。]
大逆上氣,咽喉不利,止逆下氣者,麥門冬湯主之。

[麥門冬湯方:
麥門冬七升 半夏一升 人參三兩 甘草二兩 粳米三合 大棗十二枚
上六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溫服一升,日三夜一服。]
肺癰,喘不得臥,葶藶大棗瀉肺湯主之。

[葶藶大棗瀉肺湯方:
葶藶熬令黃色,搗丸如彈子大 大棗十二枚
上先以水三升,煮棗取二升,去棗,內葶藶,煮取一升,頓服。]
咳而胸滿,振寒脈數,咽乾不渴,時出濁唾腥臭,久久吐膿如米粥者,為肺癰,桔梗湯主之。

[桔梗湯方:
桔梗一兩 甘草二兩
上二味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,分溫再服,則吐膿血也。]
咳而上氣,此為肺脹,其人喘,目如脫狀,脈浮大者,越婢加半夏湯主之。

[越婢加半夏湯方:
麻黃六兩 石膏半斤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五枚 甘草二兩 半夏半升
上六味,以水六升,先煮麻黃,去上沫,內諸藥,煮取三升,分溫三服。]
肺脹,咳而上氣,蠻躁而喘,脈浮者,心下有水,小清龍加石膏湯主之。

[小清龍加石膏湯方:
麻黃 芍藥 桂枝 細辛 甘草 乾薑各三兩 五味子 半夏各半升 石膏二兩
上九味,以水一斗,先煮麻黃,去上沫,內諸藥,煮取三升,強人服一升,羸者減之,日三服,小兒服四合。]

《千金》[甘草湯方:甘草
上一味,以水三升,煮減半,分溫三服。]

《千金》[桂枝去芍藥加皂莢湯方:
桂枝三兩 生薑三兩 甘草二兩 大棗十枚 皂莢一枚 去皮子炙焦
上五味,以水七升,微微火煮取三升,分溫三服。]
肺癰胸脹滿,一身面目浮腫,鼻塞清涕出,不聞鄉臭酸辛,咳逆上氣,喘鳴迫塞,葶藶大棗瀉肺湯主之。

[葶藶大棗瀉肺湯方:
麥門冬七升 半夏一升 人參三兩 甘草二兩 粳米三合 大棗十二枚
上六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溫服一升,日三夜一服。]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1-25 22:39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「問曰:熱在上焦者,因咳為肺痿。肺痿之病,從何得之?師曰:或從汗出,或從嘔吐,或從消渴,小便利數,或從便難,又被快藥(峻下,如巴豆甘遂莞花大戟,次大黃芒硝)下利,重亡津液,故得之。」
因熱病咳,而為肺痿。非咳必為肺痿。
得之故,重亡津液。(重可釋為 反覆/大量/尚有,姑作大亡)
陰液大虛,陽熱多向上走,肺(上焦)受之。肺氣主肅降而熱往上衝,故咳逆。

肺痿之病因及病機乃:重亡津液,陰不濟陽,陽熱在上焦擾灼肺臟。(全身的陽氣也往上浮)
但未必亡津必肺痿。


「曰:寸口脈數,其人咳,口中反有濁唾(膿痰。痰稠也,仲景年未有痰字)涎沫(清稀痰帶泡)者何?師曰:為肺痿之病。 若口中辟辟(手指彈石聲)燥,咳即胸中隱隱痛,脈反滑數,此為肺癰,咳唾膿血。
脈數虛者為肺痿,數實者為肺癰。」
重亡津液,何以反有膿痰?師曰肺痿之病,則要在肺痿二字。
後更云,小心所問之證或為肺癰。

重亡津液為虛,熱為數,故脈數虛者肺痿。
陳修園:辟辟(作空響而發)燥,咳(聲上下觸動其癰。)即胸中隱隱(作)痛,脈反滑數,此為肺癰。
(脈)數(而)實者為肺癰,(實即滑也。此肺痿肺癰之辨也。)

周揚俊:肺熱成痿,則津液之上供者,悉從燥熱化為涎沫濁唾。
津液之上輸者,變為唾沫。肺不沾其惠澤爾。若夫痿病。津液不能滅火。反從火化。累年積歲。肺葉之間。釀成一大火聚。以清涼投之。捍格不入矣。然雖捍格。固無害也。

尤在徑(心典):
肺虛且熱。則為痿矣。口中反有濁唾涎沫者。肺中津液。為熱所迫而上行也。或云肺既痿而不用。則飲食游溢之精氣。不能分布諸經。而但上溢於口。亦通。

故口中反乾燥,而但辟辟仍空響。

其人咳。咽燥不渴。多唾濁沫。則肺痿肺癰二証多同。惟胸中痛。脈滑數。唾膿血。則肺癰所獨也。比而論之。痿者萎也。如草木之萎而不榮。為津爍而肺焦也。癰者壅也。如土之壅而不通。為熱聚而肺 也。故其脈有虛實不同。而其數則一也。

師解:肺者氣之本也,主氣,故涵宣發肅降,又有生氣(宗氣營衛,出三入一)。
人身皆是氣,肺主氣故主全身,為相傳宰相之官。肺痿,則全身之氣亦傷。
病人飲水欲治上焦熱,設若中焦無事,上輸于肺,惟肺不通調水道下輸膀胱,遂成水停、痰飲。苟火盛則煉液成痰。
仲景雖無明令用方,惟第十條當為肺痿治方。《肘後方》記「麥門冬湯治肺痿咳嗽涎沫不止,咽喉燥而渴。」即明證也。


「大(一曰火)逆上氣,咽喉不利,止逆下氣者,麥門冬湯主之。(10)」
[麥門冬湯方:
麥門冬七升 半夏一升 人參三兩 甘草二兩 粳米三合 大棗十二枚
上六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溫服一升,日三夜一服。]

火逆原來氣上沖,一升半夏七升冬,
參甘二兩粳三合,棗十二枚是正宗。

師曰:上熱,下亡津,飲水而咳涎沫,今所見之。
仲景滋陰用藥有地黃,鱉甲,何取麥冬?地黃多入心血,麥冬入中上焦。

《神農本草經》:味甘,平。主治心腹結氣,傷中,傷飽,胃絡脈絕,羸瘦,短氣。

《名醫別錄》:微寒,無毒。主治身重目黃,心下支滿,虛勞、客熱,口乾、燥渴,止嘔吐,愈痿蹶,強陰,益精,消穀調中,保神,定肺氣,安五臟,令人肥健,美顏色,有子。

麥冬甘寒,質潤。仲景用七升(~1.4L 容器盛之)麥冬,其量甚大,猶麥冬粥。
教材多指麥冬量多故以半夏監制,然何不滅麥冬量?

《神農本草經》:味辛,平。主治傷寒寒熱,心下堅,下氣,喉咽腫痛,頭眩,胸脹,咳逆,腸鳴,止汗。

《名醫別錄》:生微寒、熟溫,有毒。主消心腹胸中膈痰熱滿結,咳嗽上氣,心下急痛堅痞,時氣嘔逆,消癰腫,胎墮,治痿黃,悅澤面目。生令人吐,熟令人下。

半夏一陰生,主降熱散結,降逆振燙,燥散有形無形之水,辛溫活潑胃氣。
今有痰,熱,氣上沖(咳),填麥冬有阻。一需助正氣以走,二疏導阻礙邪氣,半夏燥散水飲則麥冬能補,氣上之虛火為麥冬甘寒消減(惟病本虛,不可用大寒藥)。

古人參類今黨參,補脾胃氣(或益氣生津)。肺痿需補氣。一般陰虛不用補氣,但肺痿需要兼顧肺中陰陽。
甘草為補脾胃之正藥,得甘之正味,甘入土。
生薑助脾胃陽動,大棗滋脾胃陰液。
三者合補脾胃陰陽,陽氣升動,陰液滋養。
今何以不用生薑?生薑向上向外燥散,溫散,今病熱在上焦。
粳米仲景多用於脾胃津液虛損病,或顧中焦津液。
《別錄》:「主益氣,止煩,止泄。」

「以水一斗二升(1.2L),煮取六升,溫服一升,日三夜一服。」
六升,溫服一升(~200ml),日三夜一餘二升明服。
而仲景多不翻渣,重藥味比例。粳米翻渣成粥,亦可知比例異也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2-1 20:03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18-2-3 17:00 編輯

「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,其人不渴,必遺尿」
病人遺尿,據今臟腑辨證為腎病。惟仔細問診,應知病不在腎。
不宜將「必」字視作肺中冷必有遺尿證候。

一解「其人不渴,必遺尿」作 病人不渴則遺尿 。


「所以然者,以上虛不能制下故也。此為肺中冷,必眩,多涎唾」
樹之所以萎,觀荒漠雪地可知,則肺痿者,可重亡津液傷氣,可大寒傷肺陽。
一。今大寒而肺中冷(上虛)而眩(肺不主氣,肺氣難宣氣上頭,濕亦阻遏清氣上升),水道不通,其源閉塞,停水為飲(多涎唾),上不渴。
二。水飲入胃上輸於肺,而肺失通調水道,陽虛不化氣而直下膀胱(水性潤下,今氣濕不行,水直下留於膀胱)
《靈樞五癃津液別》:「天寒則腠理閉,氣濕不行,水下留於膀胱,則為溺與氣。」

三。膀胱不能氣化以藏津液布水精,又氣虛不攝水液而直出(晝小便數)(夜寒兼陽氣離散,直接遺尿)。

上二肺痿尚有區別
一。今有涏唾而未有濁唾(痰)。
二。今有眩眼昏花。
三。今不咳。
惟仲景或舉病案,不可以為必也。


[甘草乾薑湯方:
甘草四兩(炙) 乾薑二兩(炮) (乾薑辛熱扶陽,能走能守;炮薑苦澀多了收攝意,守而不走)
右口父咀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五合,去滓,分溫再服(病人病水,故分二服以減水量)。]

二味藥方,可謂極難,既求兩合,又須直指,非藥理通透不能然。
《至真要大論》: 「多則九之,少則二之。」「急則氣味厚。」
則病急用厚味。

仲景方有量異而換名,故甘草四兩,乾薑二兩,又以「甘草」乾薑湯名之,足見甘草為君。
肺痿遺尿,體已極虛,此時溫陽法異,當先補中,繼而溫中散寒。

甘草得甘味之正,「純」「厚 」甘溫。又合乾薑辛甘以化陽,助陽。
乾薑辛熱,助陽兼散寒。何不獨取乾薑?蓋乾薑用陽耗氣而不補氣,有如《梅花易數》用洩體者。今藉其人極虛而體無餘陽可用,動則正氣率先潰敗。以甘草立其體,乾薑助其用,是體甘而用辛。
四逆湯附子乾薑不可減甘草,應有此意。

何不與理中丸(人參,白朮,乾薑,甘草)?取氣味純厚,質直。
補中者,何以取甘草而捨人參?參雖補氣,無甘之正味,亦未辛甘化陽。
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2-3 23:38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18-2-11 12:28 編輯

「若口中辟辟燥(口中乾燥聲),咳即胸中隱隱痛, 脈反滑數,此為肺癰,咳唾膿(黃)血(紅)。⋯⋯數實者為肺癰。」
陳修園:脈實即滑也,此肺痿肺癰之辨也。
周揚俊:其脈必見滑數有力。正邪氣方盛之征也。
案:一說脈實者,脈有內容,有力。

《癰疽》: 「寒氣化為熱,熱勝則腐肉,肉腐則為膿,膿不瀉則爛筋,筋爛則傷骨,骨傷則髓消,不當骨空,不得泄瀉,血枯空虛,則筋骨肌肉不相榮,經脈敗漏,熏於五藏,藏傷故死矣...營衛稽留於經脈之中,則血泣而不行,不行則衛氣從之而不通,壅遏而不得行,故熱。大熱不止,熱勝則肉腐,肉腐則為膿,然不能陷,骨髓不為焦枯,五藏不為傷,故命曰癰。」
《刺節真邪》:「故厥在於足,宗氣不下,脈中之血,凝而留止,弗之火調,弗能取之。」此雖云宗氣不下病在足,惟肺癰者,當為宗氣不出,壅塞胸中。
疽者自皮肉入筋骨,繼而五藏。肺癰則直中肺藏,宗氣不行,熱勝血肉腐敗成膿。肺藏如此大傷,自不主氣。
沙場對役,橫屍遍野,必葬之以防大疫,故肺癰正邪相爭而出腐敗象,必先排膿。


「問曰:病咳逆,脈之何以知此為肺癰?當有膿血,吐之則死,其脈何類?」
陳修園:(肺癰之)病(必)咳逆,(方其未見癰時而)脈之,何以知此為肺癰?當有膿血,(往往於既)吐之(後)則死,其脈何類?
案:咳逆何以知為肺癰?苟能察見病始,先安未受邪之地,不亦妙哉?
當見咳出膿血,若「使病人吐之」反死,于脈又何所辨?(一曰見病人吐膿血而死,不取)


「師曰:寸口脈微(浮)而數」
金鑒:當是三「浮」字。(此易脈「微」為脈「浮 」)
案:仲景答脈微而數,即無力又數?是故金鑒易字以通意,惟此無版本依據,僅為義通,浮數頓成風熱邪。

「微(浮)則為風,數則為熱;微則汗出,數則惡寒。」
案:如前云腠理,當合為「浮數則為風熱」,獨浮亦可指風夾熱。
汗出有熱邪故。受熱亦可惡寒,衛氣抗邪而不主表,皮腠失溫煦。
浮數可否為外風內熱?

「風中於衛,呼氣不入,熱過於營,吸而不出。風傷皮毛,熱傷血脈。」(2)
風熱中於衛,營衛此處借代深淺。
一曰:風熱在衛,初而不能入(呼時氣機向外向上,邪不能入);吸而不出(病隨氣機深入不出)。

此時未發肺癰,但云趨勢:先中於衛,繼入營分,尤自皮毛入經絡,再入則舍於肺。

「風舍於肺,其人則咳(始咳),口乾喘(張口抬肩鼻翼扇動)滿(胸中阻塞感),咽燥不渴(口乾咽燥卻不渴),多唾濁沫(尚未作膿),時時(一時一陣)陣寒,熱之所過,血為之凝滯,蓄結癰膿,吐如米粥。始萌可救,膿成則死(此病可亡人,惟非必死)。」(2)
風入,鬱積血氣,邪熱不退,久凝熱勝成膿,膿成則可死。
周揚俊:有形之敗濁,必從瀉法而下驅之。使其邪毒隨驅下移。入胃入腹入腸。再一驅。即盡去不留矣。(此真乃瀉下法)

仲景上言肺癰之發展,試以卦議之,舉《易說》、黃元御《周易懸象》、李鼎柞《周易集解》為翼:天山遯之天火同人。


遯者,聖人知幾之用也。陰柔方長,故退藏以求其志,明其道。

黃元御:卦爻四陽二陰,陰少而陽多。陽而多皆在外,有日消之行。
陸績曰:謂陽氣退,陰氣將害,隨時遯避,其義大矣。
易說:此卦以艮為體,以乾為用,陽制乎陰之說也。
陰長未盛,正道尚未全滅,苟自安于分,善用其機,亦小利貞也。然君子既知幾而先遯矣,潔身尚志。僅可自正其身。亦不能使天下大正也。曰剛當位。
而應與時行者。五以剛正之德。適當其位而下應于柔。屈其剛以就柔。與時偕行之義也。且跡不示異心。不求同觀。變慎身能與時消息也。

《象》曰:天下有山,遯。
崔憬曰:天喻君子,山比小人。小人浸長,若山之侵天。君子遯避,若天之遠山,故言天下有山遯也。
易說:取乎天下有山,天遠于山遯之象也。蓋山為陰長之喻,積陽為天, 積陰為地,山從地起,突然高峻將逼天,天豈非陰長之義乎。
然乾 剛而上。艮止而下。形雖近而勢尚遠。終不能凌逼君子。
見幾于早,則有遯之意也。體此意而修持,宜遠小人,亦不必高聲厲色, 惟嚴以自持。則無意遠小人而小人自遠,斯真善其遯者也。

案:
遯卦為大巽,體風,外邪當為風邪。
雖陰邪少而陽氣多,然此二陰生,苟不察之,則自初爻上應四爻,風邪入肺金(乾),則肺癰成而大禍臨。

平人尚避虛邪賊風,尤君子避小人,皆遯之大義。

陰從下而上,即邪從下而上?非也。乃邪之由(艮為徑路),從胃虛(艮)而漸上肺金(乾),自初爻上四爻,尤山之侵天。其人脾胃稍虛,生化氣血漸弱,則營衛化生不利而成風家,觀此可知桂枝湯調補脾胃。此脾胃不調至衛陽虛、風(下互巽,為風,為入)乘虛(下艮為門闕,為氣門)而入,尤初四爻互漸卦,病漸成也。脾胃亦人身之門闕,邪氣乘脾胃至宗衛陽虛,登堂入室。

脈微:陽氣退,陰氣將害,皆發之于微,故仲景言脈微。時珍記微脈為「素問謂之小。氣血微則脈微。」脾胃氣血微也。微之義,可觀於遯初六。
脈數:四陽二陰,素體有熱,合上言脾胃虛,故為內熱虛火據肺。今外風配內熱,風助火勢,大火臨乾宮,焉能不慎。

下釋「風中於衛,呼氣不入,熱過於營,吸而不出。風傷皮毛,熱傷血脈。」

本氣血不盈,今風中於衛,衛出抗邪,自有惡寒汗出。
《灵枢·五味》:「其大气之搏而不行者,积于胸中,命曰气海,出于肺,循喉咽,故呼则出,吸则入。」蓋宗氣(艮為宗廟),循喉咽(艮為徑路),外合鼻竅(艮為高松,松堅多節,為鼻者,傳曰:鼻者,面之山,兌為口,山澤通氣,故鼻口相為用),呼則出,故邪氣雖中:「呼而」宗氣出,邪氣「不入」。

然熱過於營者,何也?
《五味》:「天地之精氣,其大數常出三入一」
《營衛生會》「人受氣於穀。穀入於胃,以傳與肺」
《類經》:「上焦者,肺之所居,宗氣之所聚。營氣者,隨宗氣以行於十四經脈之中。故上焦之氣,常與營氣俱行於陽二十五度...然則營氣雖出於中焦,而施化則由於上焦也」

《營氣》:「穀入於胃,乃傳之肺,流溢於中,布散於外。精專者,行於經隧,常營無已,終而復始,是謂天地之紀。故氣從太陰出,注手陽明;上行注足陽明...」
《類經》:「其下者蓄於丹田,注足陽明之氣街而下行於足」
清氣合水穀氣,化而充宗氣,宗氣摶於胸中,出為營衛,又可隨呼吸而來回於息道。
熱過於營者何也?熱過於營入而營氣之本,宗氣也。熱中宗氣,隨宗氣呼出吸入,「吸而不」隨宗氣「出」。
熱過於榮,不亦教人留神營氣本弱,熱易入難出。

外風傷皮,內熱傷脈,不知遯義,一俟內外合,方知大禍臨頭。


黃元御:乾天心實,離火中虛,虚實相投,彼此无間,此人情所同,故天與火遇,谓之同人。
易說:同人之義以乾而行。是剛德勝而私情黜。故亨而利也...象取於天在上。而火炎上。其性同也。故為同人。君子體之。必先審異以致同。故云類族辨物。辨者使親疎貴賤 各循其分。而不相假借。類者使親疎貴賤各遵其制。而不相混淆。 始為大通無弊之道也。
鄭玄:乾為天,離為火。卦體有巽,巽為風。天在上,火炎上而從之,是其性同於天也。火得風,然後炎上益熾,是猶人君在上施政教,使天下之人和同而事之。以是為人和同者,君之所為也。故謂之同人。風行无所不遍,遍則會通之德大行,故曰「同人於野,亨」。
《九家易》:謂乾舍於離,同而為日。天日同明,以照于下。君子則之,上下同心,故曰同人
虞翻曰:旁通師卦,巽為同,乾為野,師震為人,二得中應乾,故曰「同人於野,亨」

初九,同人于門,无咎。
虞翻曰:乾為門,謂同於四,四變應初,故无咎也
《象》曰:出門同人,又誰咎也
崔憬曰:剛而无應,比二以柔,近同於人,出門之象,又誰咎矣
李鼎祚:初九震爻,帝出乎震,震為大塗,又為日門,出門之象也

案:
不知遯義,未能及治,今邪火灼天,虛實皆病,「膿成則死」可明乎?
肺(乾)在火(離)上,又有風助火勢(下互為巽,下四爻互風火家人)華蓋頓化熱壼,其氣上衝逆肺而咳,風熱壅塞而喘滿。(巽卦過中,氣鬱中焦)上五爻互巽為伏,宗氣伏而不出,壅塞胸中,脈中之血凝而甶止。營衛稽留於經脈之中,則血泣而不行,衛氣從之不通,壅遏故熱。大熱不止,熱勝則肉腐,肉腐則為膿...
天不宣發雲氣,其人口乾咽燥。何以不渴?肺陰營血蒸騰,故燥而不渴。(借溫病家口乾不渴)
肺陰不佈,又失司停蓄,今有邪火則灼成痰濁。
其熱在肺絡(離中虛為脈管,乾外離內故在肺中),迫血妄行,久則離經凝滯成瘀,瘀火蓄結日久化癰出膿,吐血肉如米粥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664

帖子

2484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484
發表於 2018-2-4 00:04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若肺癰可用桔梗宣肺排膿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2-4 22:01:24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18-2-5 22:15 編輯

肺癰方有三:葶藶大棗瀉肺湯、千金葦莖湯、桔梗湯。

「肺癰,喘不得臥(肺氣壅塞,故喘),葶藶大棗瀉肺湯主之。(11)

葶藶大棗瀉肺湯方
葶藶(熬令黃色(炒脆),搗丸如彈子大)    大棗十二枚
上先以水三升,煮棗取二升,去棗,內葶藶,煮取一升(稍煮便取),頓服(不分數服;頓服方往往幾味藥,且急用;未有去渣,或連渣服)。

肺癰胸滿脹(阻塞,失通調水道,故),一身面目浮腫,鼻塞清涕出(肺氣不利,不主外竅,故不嗅;亦失固攝,故出涕可清可濁),不聞香臭酸辛, 咳逆上氣,喘鳴(咳不止接喘)迫塞(咳逆上氣未能狀之,故再述),葶藶大棗瀉肺湯主之。(15)」

葶藶:辛、苦、大寒。(後世方有甜葶藶)
《本經》:「主癥瘕積聚、結氣、飲食寒熱,破堅逐邪,通利水道」

大棗:《本經》 「甘、平......主心 腹邪氣,安中養脾, 助十二經,平胃氣, 通九竅,補少氣, 少津液,身中不足, 大惊,四肢重,和 百藥」

何不取黃芩,黃連,桑白皮,金銀花?取葶藶子峻猛,本經可見,盡皆破利,大寒清熱,苦瀉氣閉。

曹穎甫《經方實驗錄》:「夫甘遂之破水飲,葶藶之瀉肺脹,與皂莢之消膠痰,可 稱鼎足而三。」
葶藶堪比甘遂。

《神農本草經讀》:「葶藶滑潤而香,專瀉肺氣,肺為水源,故能瀉肺,即能瀉水,凡積聚寒熱,從水氣來者,此藥主之。⋯⋯大黃之瀉,從中焦始;葶藶之瀉,從上焦始,故《傷寒論》中,承氣湯用大黃,而陷胸湯用葶藶也。」
瀉肺即瀉水,從上焦而始,即能通暢肺氣以通三焦,則氣行而水自行。

《景岳全書》:「味苦,大寒, 沉也,陰也,氣味俱厚,有毒。 善逐水氣,不減大黃,但大黃能 泄血閉,葶藶能泄氣閉,氣行而水自行也。若肺中水氣賁滿脹急者,非此不能除。
然性急利甚, 凡涉氣虛者,不可輕用。《淮南子》曰:大戟去水,葶藶愈脹,用之不慎,乃反成病。即此謂也。
第此有 甜苦二種,雖曰為甜,然亦非真甜,但稍淡耳,稍淡者,其性亦稍緩。」
泄氣閉,使氣行水行。惟氣虛不可輕用。
景岳此言,提示肺癰有三方,惟「喘不得臥」方可用葶藶大棗瀉肺湯。何也?乘其正氣未虛而急攻。
陳修園:「 此言肺癰始萌,病勢漸進,當以此方、乘其未集而擊之也。」
周揚俊:「此治肺癰吃緊之方也。肺中生癰。不瀉何待。恐日久癰膿已成。瀉之無益。日久肺氣已索。瀉之轉傷。惟血結而膿未成,當急以瀉肺之法奪之。況喘不得臥。不云甚乎。」

何以配伍大棗?
《綱目》:「苦者,下泄之性急,既泄肺而易傷胃,故以大棗輔之。」
《備要》:「補土所以制水。」
一防葶藶苦寒傷胃氣,二者脾胃虛則補之,三者藉脾胃運化水濕。
案:此方急用,故僅二藥取氣味純厚。急則瀉肺,且大棗而未配伍薑草,故取棗甘護胃氣。棄甘草,急方不欲甘緩。上引虞翻謂同人旁通師卦,蓋師卦一陽率領眾陰向下,即葶藶峻猛象。

曹穎甫《經方實驗錄》用葶藶子15克、大黑棗12枚(4錢),此數可參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2-5 19:49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18-2-5 19:54 編輯

「咳而胸滿,振寒脈數,咽乾不渴,時出濁唾腥(血)臭(腐壞),久久吐膿如米粥者,為肺癰,桔梗湯主之。」(12)

[桔梗湯方:
桔梗一兩 甘草二兩
上二味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,分溫再服(分兩次),則吐膿血也(可知非吐膿必死)。]

前云正氣尚未虛極,尤可下峻猛之藥急當奪之。
惟膿成氣血敗,吐膿如米粥又如何?桔梗湯。
桔梗湯用藥輕,尚且分溫再服,何以擔此重任?

桔梗用根,色白,味苦辛,性平,肺之專藥也。
《景岳全書》: 「用此者,用其載藥上升,故有舟楫之號,入肺、膽、胸膈、上焦。載散藥表散寒邪;載涼藥清咽疼喉痺,亦治赤目腫痛;載肺藥解肺熱肺癰,鼻塞唾膿咳嗽;載痰藥能消痰止嘔,亦可寬 胸下氣。引大黃可使上升,引青皮平肝止痛。能解中惡蠱毒,亦治驚癇怔忡,若欲專用降劑, 此物不宜同用。」

桔梗為諸藥之舟楫,載藥上行,其氣機往上升,藥性平。(麻黃向外發動,則氣機有別)

甘草2:桔梗1
此方甘草為主,又可炙甘草,欲補其性命。
膿乃禍源不可留,必吐之。其人極虛又不可用吐法,吐之當死。排膿又不傷正,惟有藥性平和之桔梗,使膿順其氣而漸出。

用甘草之正味立其體,以桔梗之上升立其用,與甘草乾薑湯同義。

尤在徑:後附外台桔梗白散。治証與此正同。方中桔梗、貝母同用。而無甘草之甘緩。且有巴豆之毒熱。似亦以毒攻毒之意。然非病盛氣實。非峻藥不能為功者。不可僥幸一試也。是在審其形之肥瘠。與病之緩急而善其用焉。

《外臺》桔梗白散:治咳而胸滿,振寒脈數,咽 乾不渴,時出濁唾腥臭,久久吐膿如米粥者,為肺癰。
桔梗 貝母 各三分 巴豆一分 (去皮,熬,研如脂)(取巴豆盡力排膿)
上三味,為散(散劑多通),強人飲服半錢匕(少於1克),羸者減之(留意正氣)。病 在膈上者吐膿血,膈下者瀉出,若下多不止,飲冷水一杯則定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2-5 20:04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18-2-10 12:00 編輯

附方:

「治咳有微熱,煩滿(肺遭熱灼,失宣通),胸中甲錯(內有瘀血),是為肺癰。

《千金》葦莖湯
(鮮)葦莖二升(5兩)、薏苡仁半升(2兩)、桃仁五十枚(4錢)、瓜瓣(多取冬瓜子,8錢)半升

右四味,以水一斗(2升),先煮葦莖得五升,去滓,內諸藥,煮取二升,服一升,再服,當吐如膿。」
(銀翹散有「鮮葦根湯煎,香氣大出,即取服」,應為鮮品葦莖。)

前有葶藶大棗瀉肺湯,後有桔梗湯,千金葦莖湯居中 。
葦莖甘寒,生于水中,莖中空而摘有香氣。其寒雖能「瀉肺清熱」,惟弱於葶藶子、黃芩。鮮品質潤,能兼顧陰液。更取其芳香往上往外發散,故能「芳香透熱、透膿」。此不同於麻黃之辛散,發動陽氣擾氣機,麻黃表虛已不可用,肺癰更不待言。
葦莖其力不大,故又配伍冬瓜子以清熱滑痰。
冬瓜子甘寒清熱,質潤,能「滑利散開膠痰」,化膠結,使肺不貯痰。
桃仁苦甘而平,活血「逐瘀」,兼能潤肺止咳。
薏苡仁甘淡微寒,助通調水道、膀胱氣化而「利濕」,氣機通暢,以助葦莖排膿。

《成方便讀》:「癰者,壅也,猶土地之壅而不通也。是以肺癰之證,皆由痰血火邪互結肺中,久而成膿所致。
桃仁、甜瓜子皆潤降之品,一則行其瘀,一則化其濁;葦莖退熱而清上;苡仁除濕而下行。
方雖平淡,其散結通瘀化痰除熱之力實無所遺,以病在上焦,不欲以重濁之藥重傷其下也。」
當以清熱排膿為本,而痰熱瘀血互結肺中成癰蓄膿,則滑痰利濕逐瘀。

三方已成,以肺癰喘不得臥而發展,則又可如仲景言,止病於「風中於衛」?
教材多以肺癰初期,邪在營衛分,時有表虛證,並見咳即胸中隱隱痛、口乾,加減銀翹散主之。
「先安未受邪之地」,則見其人素體陰虛血虛,宜加玄參以涼血,防其「熱過於榮」。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9

主題

1217

帖子

351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12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2-5 23:28:37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18-2-6 12:07 編輯

咳而上氣(氣上衝感),喉中水雞聲(蛙類夾水聲),射干麻黃湯主之。

[射干麻黃湯方:
射干十三枚(一法三兩)、麻黃四兩、生薑四兩、細辛三兩、紫菀三兩、款冬花三兩、五味子半斤、大棗七枚、半夏大者八枚(洗)(一法半升)
右九味,以水一斗二升,先煮麻黃兩沸,去上沫,內諸藥,煮取三升,分溫三服。]

此病肺中痰與水飲內盛,鬱遏肺氣故咳,牽引水氣發作故上氣不止。

射干:《本經》苦平(今苦寒)⋯⋯主咳逆上氣,喉痹咽痛, 不得消息,散結氣, 腹中邪逆,食飲大熱。
半夏:《本經》辛平⋯⋯心下堅,下氣,喉咽腫痛⋯⋯咳逆⋯⋯
紫菀: 《本經》苦溫⋯⋯主咳逆上氣,胸中寒熱結氣⋯⋯
款冬花:《本經》辛溫,主咳逆上氣,善喘, 喉痹⋯⋯
五味子: 《本經》酸溫,主益氣, 咳逆上氣⋯⋯補不足⋯⋯

麻黃開肺氣,並合紫菀款冬。
今水雞聲示氣出入之道有水痰壅結,故取射干破痰,開水飲痰結,助麻黃宣肺暢順。(專去喉間痰結)

紫菀辛開苦降,質潤不燥。款冬花生於冬月冰雪,花色紫紅而近根部,性味辛微苦溫,破冰而出,獨得陰中陽,能於寒中升陽開展,且花性發散,象升陽發散以破寒濕之聚,助肺氣破寒濕而宣發。
半夏生於夏之半,象陽氣將入,其辛味以降為用。
細辛獨得辛味之稱,有辛之正味,善辛散走竄,能破開寒結水飲。
以上四藥,皆有辛味燥濕助麻黃。

生薑溫中散寒飲,其發走而不守。
辛散走竄多耗陰液,又配五味子止咳逆,歛陰液,發中略歛。大棗補胃氣,養津液。


咳逆上氣,時時吐濁,但坐不得眠,皂莢丸主之。

[皂莢丸方:
皂莢八兩(刮去皮,用酥炙)
上一味,末之,蜜丸梧子大,以棗膏和湯服三丸,日三夜一服。]

此咳逆上氣吐濁非肺癰,又知肺中痰濁膠實阻肺氣,故須攻痰散結。
日三夜一服,服量輕而無頓服字,取峻藥緩攻。皂莢誤食即嘔,知其攻猛,惟思此方無皂莢無以攻之。


咳而上氣,此為肺脹(肺脹,氣多往上往外而宣發不利),其人喘(喘及氣上頂),目如脫狀(咳甚,氣急目張),脈浮(陽氣欲往外而鬱遏,久則化熱)大者,越婢加半夏湯主之。

[越婢加半夏湯方:
麻黃六兩 石膏半斤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五枚 甘草二兩 半夏半升
上六味,以水六升,先煮麻黃,去上沫,內諸藥,煮取三升,分溫三服。]
麻杏石甘湯,身熱不解。大青龍湯,不汗出而煩燥,非邪熱擾心,乃正氣鬱內而化熱。

石膏《本經》:味辛(甘),微寒。主治中風寒熱,心下逆氣,驚喘,口乾舌焦不能息,腹中堅痛,除邪鬼,產乳,金創。
半夏《本經》: 味辛,平。主治傷寒寒熱,心下堅,「下氣」,喉 咽腫痛,頭眩,「胸脹, 咳逆」,腸鳴,止汗。
麻黃配石膏舒達,發越鬱陽。(雖有熱象,惟非邪熱,故取敷布而非透開)
半夏降逆散開水濕,薑棗草護胃。

今肺氣不利,陽鬱致喘,但以麻石發越,麻宣發半夏肅降陽氣。又以半夏燥濕闢戶助陽氣出。
仲景用薑棗草有規律,皆欲發動營衛氣,自當保營衛之源(脾胃)。桂枝湯治表虛用三寶,麻黃湯表實(正氣有餘)僅取甘草,惟葛根湯散力強,又復用三寶。


附:

肺脹,咳而上氣,蠻躁而喘,脈浮者,心下有水,小清龍加石膏湯主之。

[小青龍加石膏湯方:
麻黃 芍藥 桂枝 細辛 甘草 乾薑各三兩 五味子 半夏各半升 石膏二兩
上九味,以水一斗,先煮麻黃,去上沫,內諸藥,煮取三升,強人服一升,羸者減之,日三服,小兒服四合。]


咳而脈浮者,厚朴麻黃湯主之。

[厚朴麻黃湯方:
厚朴四兩 麻黃四兩 石膏如雞子大 杏仁半升 半夏半升 乾薑二兩 細辛二兩 五味子半升 小麥一升
上九味,以水一斗二升,先煮小麥熟,去滓,內諸藥,煮取三升,溫服一升,日三服。]


脈沉者,澤漆湯主之。

[澤漆湯方:
半夏半升 紫參五兩 澤漆三斤(以東流水五斗,煮取一斗五升)生薑五兩 白前五兩 甘草 黃芩 人參 桂枝各三兩
上九味,口父咀,內澤漆汁中,煮取五升,溫服五合,至夜盡。]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@2018 李天命網上思考 - 教育傳媒集團 GoodSchool為思園提供技術支援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