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李天命網上思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126|回復: 1

1984

[複製鏈接]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5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5
發表於 2018-6-9 22:14:3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後由 Goldmund 於 2018-6-9 22:24 編輯

重讀《1984》這部小說,小說的背面寫道,這是極權政治下的一個愛情故事。從愛情的角度切入《1984》,也不失為一個深刻的觀點。因此,我又留意到書中的一句話﹕談戀愛也是一種政治行動。

在《1984》的世界中,所有黨員都受到黨的支配,包括資訊﹑語言﹑舉動,乃至一個細微的表情,一切都受老大哥監視,你的自由就只存於你的頭殼之內。閒暇和孤獨被視為危險的,你要投放所有的時間和精力於黨安排的社區活動之中。不要說到愛情,就連男主角私下保存一本日記,都被視為有違黨的意志。在男主角的意識中,寫日記是一種絕望,但是對抗黨的行為。因他有了自己的思想,並白紙黑字記錄下來。他犯了思想罪,他早晚受到黨的清算,他的日記將被毀滅。他的訊息不會流傳,除了他及清算他的黨員之外,沒有人會讀他的文字。因此,這種書寫是絕望的。但男主角認為,寫日記就是一種政治反抗,一如你所衡量的所有行動,都被視為政治的。

男主角還記得他曾有一位妻子,他們之間沒有愛情,他們的婚姻也是黨安排的。他的妻子是一個很正統的人,她受黨多年的洗腦,對於黨的一切口號照單存收,她沒有獨立的思想,不會懷疑,只會服從。他最反感的是她將性愛視為「為黨而盡的義務」,她要為黨生育後代,但當男主角跟她親熱時,她變得全身僵硬,雖然她緊繃不動,但就好像在用全身的力氣抗拒他。性愛被視為污穢的,此中歡樂是不容許的。

男主角雖然有一點叛逆精神,但他的一切行動都是政治化了的,只是落在黨的反面而已。當他發現女主角Julia跟蹤他時,他非常惶恐,他覺得她是思想警察或者密探,要搜集他的黑材料。當Julia暗地裡塞他一張字條時,他想到她可能是思想警察,或是地下組織,總之這是一個來自黨或黨的敵對者的訊息。誰知他打開一看,字條上竟是一個愛情的訊息。愛情本該不在政治的計算之中。愛情超越政治。

Julia是我較喜歡的人物,她帶有一點靈氣。她不因為政治上的某種主義而反對黨的控制,她只是對生活環境有所不滿,她需要愛情。她只是從實際的情況作出行動。表面上,她服從黨的一切安排,並且比一般人還要投入,因為這樣才能保她安全。她認為小節上的服從,只是為了在大處上破壞規則。她曾與其他黨員上百次偷情。她擅於此道,並相約男主角到荒野幽會。她為男主角帶來的愉悅,一如她送他的黑市朱古力。男主角卻喜愛她的敗壞,她越墮落,就越表示她對黨的背離。可見男主角的愛情也離不開政治,而她的愛情卻超越了政治。

有一次,他談到如果要他以愛情為條件,來換取黨的倒台,他是寧願放棄愛情的。愛情於他是一種政治籌碼。但Julia的回答卻是否定的,她不肯以愛情來換取政治上的勝利。

「愛情是一種政治行動」這不過是可悲的情況下的一種可憐的思想。這又使我想到對於一切的泛政治化的思想,比如視文學藝術為一種政治工具——無論是宣傳建制,還是反對建制。我們當正眼觀世,視角不受政治牽連。

我們當讓政治還諸政治,文藝還諸文藝,愛情還諸愛情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5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5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6-11 22:55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在《1984》,寫了一種女性對於政治的角度,就是一種重視直覺﹑重視實際﹑重視具體生活品質的態度。

當男主角與情人Julia在貧民區找到一間房間作為恆常幽會之處,Julia立刻帶來了真正的咖啡﹑白麵包﹑糖﹑牛油來,與男主角共享。這是男主角沒法,也沒想到要從黑市弄來的。對於現實生活,她比男主角靈巧而敏銳多了。她甚至可以憑面相而直覺到誰是反對黨的,而未嘗失敗﹔男主角卻因為看錯人,而導致最終的滅亡。

男主角在真理部工作,而真理部的任務就是篡改歷史,製造謊言,愚弄民眾。黨騎劫了真理,用一套意識形態控制社會。政治與形上學給合了,黨的魔性就在於它觀念的造作。而男主角目睹這一切,他不但要追尋真相,找尋真理,他還暗地裡希望反黨的秘密組織存在,他需要一種主義,他要加入他們的組織。他大概認為非如此,不能對抗謊言。他認為大眾都是愚笨的,他屬於極少數會獨立思考的人。

他也算是一個深刻的人,他依稀記得童年時的倫敦不是1984時的樣子。當他初次在貧民區遇見那包租公時,他問那老人有關革命前的世界,老人為他唱了一首歌謠﹕Oranges and lemons, say the bells of St. Clement's, You owe me three farthings, say the----,還有老人賣給他的玻璃紙鎮,都是歷史留下來的碎片,而他喜歡有歷史感的事物。因為歷史已給黨的謊言所取代,他要找到證據來揭穿謊言。他渴望知道真相,他在追尋一些永恆的東西,不因黨的意志而改易。

但Julia卻對此毫不關心。當男主角告訴她飛機不是黨的發明,而在他在學時,只是直昇機被說成是黨的貢獻,後來是飛機,再後來是蒸汽機﹔她只拋出一句「誰關心」!離開實際生活的真理,她不在意。只有牽涉到現實生活利害的東西,她才關心。因此,她既投入黨的活動,她又到黑市買東西,她也偷情。她不相信一種主義,她不需要抽象的真理,她的思想擺脫意識形態。

Julia的態度其實很自由,但她卻不需要一種自由主義。雖然一種抽象的思想主義,可以團結人心,可以集中力量,甚至可對抗暴政,而同時可為暴政所利用,但具體問題具體解決,實事實幹卻更重要。政治不必牽涉意識形態,認識到觀念的災害,這是《1984》此書借Julia表達的一個重要訊息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@2018 李天命網上思考 - 教育傳媒集團 GoodSchool為思園提供技術支援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