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李天命網上思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442|回復: 19

天人學=宇宙人生觀

[複製鏈接]

3

主題

71

帖子

381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3Rank: 3

積分
381
發表於 2018-8-28 15:09:46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從初讀《哲道行者》說起。

《思藝》當然是李生代表作,但真正完整地表達李生自創哲學體系的是《哲道行者》。

記得我首次接觸李生的哲學體系:「思方學+天人學=哲道」時,讀到天人學即宇宙人生觀,我當時就想:人生哲學咪人生哲學囉,使咩講到*宇宙*人生觀咁大咁誇張呀?分明係作大嚇人啫!

《哲道行者》已出版超過10年,在這段時間裡,我有幸讀到李生的牌局喻以及聽到其宗教哲學的課,令我了解到佛法之精妙,以及明白到人生哲學與宇宙觀的關係,以下粗略整理一下:

---

我之前提過李生在第二期思園說過:

道為本體。
禪是悟體見性,見性明用。

換句話說,佛道哲學思路相通,可合併為:悟道見性,見性明用。

李生在《思藝》說過禪的精義是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但這只是「明用」的部分,並非佛法的整體思路。而說「禪是悟體見性,見性明用」,這一句貫通整個佛學思想的精簡說法,已經指出我們的人生觀(明用)其實取決於我們的宇宙觀(悟體/悟道)。

問題是,怎樣的宇宙觀才能達至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的人生至境?換個問法,所謂悟道,其實究竟係要悟D咩呢?

當我讀到老子的「道可道,非常道。...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。」時,我驚覺這個「眾妙之門」不是跟李生的「邏輯可能宇宙能」同出一轍嗎?及後再讀到老子說「道無為而無不為」、「道法自然」時,更是恍然大悟,不能不驚嘆這兩位李哲人(或稱「李天人」更貼切)的悟性之高超。

那麼究竟以上兩李的說法個pt係邊度呢?

首先,人之酸怨妒恨憤世嫉俗,是源於接受唔到這個世上竟然會有這樣的人這樣的事。換言之就是自我中心--這個世界竟然不是跟著自己的意願而為,於是自我中心的心魔向那些自己接受唔到的人或事發出妒恨之情。

但是--

道法自然。咩係自然?邏輯可能宇宙能:凡是沒有矛盾的,道都能夠實現得到,這就是宇宙的自然法則。此所以道無為而無不為、道乃眾妙之門。接受唔到世上會有某人某事,即是接受唔到道之無所不為--即凡是沒有矛盾,道都能夠實現之本質;接受唔到道的本質,即是要道跟隨自己的心意而為,但是這樣的「道」根本不是「道」,而是自我中心--妄想自己就是「道」。

反之,真切體悟道法自然,自能順應自然--包括順應自己內心的不自然,因為邏輯可能宇宙能,自己內心的不自然當然是可能的,既然如此,何必對此耿耿於懷?

越不自我中心,越能順應自然。而順應自然達到了極致,就是天人合一或人道合一的終極境界了。

人生哲學的核心問題就是破解或消除自我中心,而所謂自我中心,就是妄以為自己是宇宙或世界的中心,而這正是一種人不自覺的虛妄宇宙觀了。

總括來說,天人合一跟自我中心根本就是兩個極端--兩個極端的宇宙觀。自我中心者以自己為天、自己為道,奈何此宇宙觀根本脫離現實,只會令人處處碰釘,結果一生煎心熬魂。

反之,要達至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的人生至境,就要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宇宙觀,即徹底參悟「道法自然」、「邏輯可能宇宙能」此真切確實的宇宙觀了。

人生哲學與宇宙觀的關係即在於此。

用哲道的用語來說,人生哲學的核心就是天人學,即宇宙人生觀。我們要由自我中心的凡人逐步修養成天人合一的天人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7
發表於 2018-8-28 23:26:59 | 顯示全部樓層
盧子終於寫東西了,真好!

讀畢有兩點回應。

首先,說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只是「明用」,這我不認同。《金剛經》此句本旨是「見如來」,而「見如來」不能以色受想行識的相見之,是故不應住色受想行識生心,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。《金剛經》中很多「xx,即非xx,是名xx」的説法,就是表明法身不能以眾相見之。這是「明體」。

至於講宇宙觀形上學的目的,是轉換我們看世界的觀點。就哲道所揭示的形上學觀點而言,可歸結於「胸無上大」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7
發表於 2018-8-29 00:12:30 | 顯示全部樓層
多講一點。中國哲學比較少有客觀地對本體作存在的論證,多是透過指點語轉換人的形上觀點,使人見道。禪宗亦如此,這即是通體達用,而非二事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3

主題

71

帖子

381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3Rank: 3

積分
381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8-29 19:20:07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工作忙,其實一直有寫下野,這篇“天人學=宇宙人生觀”的主題算是比較明確,就先帖出,其他還未成形…  能引發到你博精透的指教就最好^+++^  原來“應無所住而生其心”的本旨是明體,想來,佛家對“空”字的妙用也應是如此,一般人在沒有本體論的背景之下,對空的了解最多只是指一種不著不捨的虛空心境(明用)(李生的“胸無上大”等於慧能的“心量廣大,猶如虛空”。),但其實佛家同時是用空去了解本體的(明體),所謂真空妙有也。  佛家用“空”去明體明用,道家則用“自然”去明體明用:體悟道法自然,自能順應自然。  個人覺得道家用“自然”比佛家用“空”字更易掌握,這可能要視乎不同的人的語感之不同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7
發表於 2018-9-6 00:10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平日學生作文給我,我也會以同樣的題目作文給他們看。今晚寫了一篇《談怒火》,給盧子過目。

談怒火

南陽慧忠禪師是禪師六祖座下弟子,他以機鋒巧說聞名於世。他曾謁見唐代宗,代宗對他禮敬有加。當時權傾朝野的魚朝恩非常妒忌,想到自己滿肚子學問,一心想壓一壓南陽慧忠禪師的威風。他向禪師問道﹕「何者是無明?無明從何而起?」這是佛法中的一大問題,既然眾生本來是佛,又何以一念無明,成為眾生。禪師卻不正面回答,只是自言自語﹕「佛法衰相今現。」代宗聽後,便問禪師這句話是什麼意思。禪師說道﹕「奴才也討論佛法,豈非衰相今現。」朝恩怒形於色。見狀,禪師淡然道﹕「此即是無明,無明從此而起。」朝恩仍按不住怒火,便挑釁禪師說﹕「聽說禪師已經成佛了,是嗎?」禪師回應﹕「有人說你是天子了,是嗎?」朝恩聽後,伏在地上大叫﹕「死罪死罪,朝恩實非天子。」禪師也答道﹕「我也不是佛,二佛不並化。」朝恩又試探說﹕「禪師長作凡夫終不會成佛嗎?」禪師道﹕「我以後必定成佛。你姓什麼?」朝恩回答﹕「姓魚!」禪師回答﹕「本師成佛後不名慧忠,你做了天子不姓魚嗎?」朝恩又叫﹕「死罪死罪!我以後不敢與禪師辯論佛法了!」魚朝恩於大曆初年權傾天下,甚獲代宗優待。及後因驕縱伏誅。他因一時怒火而失言,惹得南陽慧忠禪師出言諷刺,終落得被殺下場。

且不說怒火會引致不智之舉,以佛家語言之,怒火是無明,能掩蔽自性的光明,是覺悟的一大障礙。佛言無上正等正覺,就是得見如來。簡言之,就是明白到我與萬法皆是法身如來的變現,平等無二。要得見如來,首先必須是心無偏執,把心量擴大至涵蓋法界中的萬法。這即是不住於色﹑聲﹑香﹑味﹑觸﹑法生心,做到《金剛經》所言的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。既然要無所住,還要執於小事而生怒火嗎?

然而,怒火也並非一面倒處於覺悟的對立面。對於一個覺悟之人,亦即心量廣大以至於涵蓋法界眾生的人,他也會有生起怒火之時。所謂覺悟,並不等於麻木不仁,對不義之事也毫無感覺。對於應當憤怒之事,我們也當有恰當的回應,就如南陽慧忠國師對於魚朝恩的所作所為,都一一予以揭破。成佛不是要成死了的佛,而是要成「活佛」。活心眼的人憤怒,也不會被慣怒掩蓋自性的光茫。就算覺悟了,也須要恰當應世。

憤怒也是佛法,密宗就有憤怒金剛作為護法。一般而言,慈悲與憤怒都是方便設教,慈悲相使眾生歡喜,而憤怒相能降魔伏妖。但我卻認為憤怒金剛的設置,卻不只是為了方便說教。就一個覺悟者而言,他能證見如來,他的自性便含具恆沙佛法了。自性含藏恆沙佛法,難道就只有清淨的法,而不包括我們視之為污染的法嗎?難道法身如來之外還有萬法嗎?密宗即看到這一點,活佛皆能從一切法中證見法相莊嚴。連性愛也見法相莊嚴,連憤怒亦如是。只要我們思想通透,就知道佛法教我們不偏執,乃至不偏執佛法。從怒火中證見法相莊嚴,有如莊子言「道在屎溺」。問題不在於怒火,問題只在於我們是否掩埋了自性的光明。只要是覺,就能出入於善惡染淨法而不為所迷了﹔若是欠缺智慧,好心也能做壞事。對於證見法身如來,我有八字總結,曰﹕離一切相,遍一切處。

憤怒中亦能見如來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7
發表於 2018-9-6 00:13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Goldmund 於 2018-10-18 02:19 編輯

也貼一篇給水鳥讚賞過的作品。

「知足看似不思進取,其實很有智慧。」

他生來只有一隻眼看得見。他能看見白天,也能看見黃昏﹔他能看見楚楚山花,也能看見清澈流水﹔他看得見少女的微笑,也看得見群山的矗。若給他五百億元來換取他這隻眼睛,相信他也不肯。他所擁有的雖不及平常人,但他已擁有了比五百億元錢財還要珍貴的無價之寶了!更何況平常人?
他生來只有一隻耳朵聽得見。他能聽朋友交談,也能聽風聲雨聲﹔他能聽貝多芬,也能聽任劍輝﹔他能聽到馬路上的車聲,也能聽到早上鬧鐘響。若給他國家元首的權力來換取他的聽力,相信他也不肯。他所擁有的雖不及平常人,但他已擁有了比國家元首的權力還要珍貴的無價之寶了!更何況平常人?
若數算一下我們已有的無價之寶,你會發現縱然我們有些方面比不上人,但實在已是富有之極。將一杯水倒進海中,能為大海增加什麼呢?根本於事無補。你要努力為自己營求多一點點財富﹑名譽﹑地位﹑權力,又是為了什麼呢?《聖經》有一段很有智慧的教訓﹕若你嬴得世界,但今晚你就要喪失生命,那又有什麼益處呢?
知足,就是對我們的幸福有所覺,隨緣不貪﹔不知足,如狗咬尾,只會陷無窮追,福至心不靈。就如現代人總是追求進步,要不斷勝過昨日的自己。畢了,便要找一份好工﹔找到工了,又想升職﹔升職了,又想再進修。人們走過了一站,又匆匆趕往下一站,不懂得停下來欣賞沿路風光。進取是進取了,但一切所以者何?不斷玃取,所失的更多。
你能夠看到這篇文章,至你有讀書識的機,而這又由很多條(比如健﹑家﹑社﹑經…)所造就的。你能說你已度了美好的時光,就讓時停下來嗎?你能當下就覺得此生無憾了嗎?若未,反省一下是否因為自己不知足吧!否則的話,就要明確反省自真正欠缺的是什麼,而不是盲目進取,以追逐泡影來填充空虛的心靈。
知足,看似不思進取,其實很有智慧。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3

主題

71

帖子

381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3Rank: 3

積分
381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9-11 18:32:49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通透到無話可說!  你令我想起李生說的:機器態度,可以至辣。至辣無恨。(反過來說,有恨即非至辣) 哲學最終要達到的自由人的精神,就是你說的“能出入於善惡染淨法而不為所迷”的精神。當一個人有所怨恨,就是被所怨恨的對象纏綁著而不得自由。當所怨恨的人是自己的話,就是被自己的心魔纏綁著而不得自由。反之,機器態度是放的態度:放過別人,放過自己,對人對事無所怨恨(包括自己),即得自由。 覺悟者對人無所怨恨,即使思辯尖刻也不會心思酸刻。  佛既可以叫做慈悲又可以不叫做慈悲,既可以叫做憤怒又可以不叫做憤怒,因為他已經去到另一個層次---一個超越的層次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3

主題

71

帖子

381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3Rank: 3

積分
381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9-14 12:03:08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知足那篇也很有智慧,尤其是說到識字那點。很多人將知足的焦點放在物質上,卻忽略了非物質的擁有。 我們能夠思考,擁有可以用來進行高深的思考語言,都不是自己創造的,這是文化給我們的深恩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7
發表於 2018-9-14 20:55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謝謝盧子的讚賞,也期待你筆耕這論線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
主題

670

帖子

250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2507
發表於 2018-10-18 03:11:54 | 顯示全部樓層
文天祥臨刑之前,曾受高人傳授「大光明法」,了卻生死。所謂「大光明法」,所修的是自性之光,這不是指有相之光,而是無相之光。

我們之所以能眼見山河大地,覺察到這個花花世界,完全是因為這自性之光。此性光無所不照,照山山現,照水水映,一切色相,皆為之照見。

這自性光明,人人皆用,只是常人多把此性光向外放射,尤其是雙目總貪著美色,使這性光常附於外在色相之上。

悟是要悟此自性,功夫就在於迴光返照,一念回機,即能見本來面目。

六祖以「無念」為宗,很多人就字面解,就是要無妄念。這是知其一不知其二。六祖未聞《金剛經》時,已寫出「本來無一物」之語,指出真空一面。至於他後來教人念真如,便是妙有。

保此性光,覺此能照之性,即見真我,而不再執著四大和合之我,利根者即了生死。

問題是,凡夫俗子及不上利根上人,不能明心見性,頓超生死。此因氣魄不夠,信不過自己。唯有老實念佛,禪淨雙修。

我想我早就找對了路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@2018 李天命網上思考 - 教育傳媒集團 GoodSchool為思園提供技術支援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