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李天命網上思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12
返回列表 發新帖
樓主: 任入

不問蒼生問鬼神

[複製鏈接]

10

主題

1494

帖子

4301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4301
發表於 2019-4-5 17:16:36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大唐西域記》卷第二(三國,印度):「詳其文字,梵天所製,原始垂則,四十七言也。寓物合成,隨事轉用。流演枝派,其源浸廣,因地隨人,微有改變,語其大較,未異本源。」

梵音非同凡響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0

主題

1494

帖子

4301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4301
發表於 2019-4-7 16:35:33 | 顯示全部樓層
閱微草堂筆記姑妄聽之兩則,一則淫行敗祖德,一則淫而終累於魅。

益都有書生,才氣飈發,頗為雋上。一日,晚涼散步,與村女目成。密遣僕婦通詞,約某夕虛掩後門待。生潛蹤匿影,方暗中捫壁竊行,突火光一掣,朗若月明,見一厲鬼當戶立。狼狽奔回,幾失魂魄。次日至塾,塾師忽端坐大言曰:「吾辛苦積得小陰騭,當有一孫登第,何逾牆鑽穴,自敗成功?幸我變形阻之。未至削籍,然亦殿兩舉矣。爾受人脩脯,教人子弟,何無約束至此耶?」自批其頰十餘,昏然仆地。方灌治間,宅內僕婦亦自批其頰曰:「爾我家三世奴,豈朝秦暮楚者耶?幼主妄行,當勸戒,不從,則當告主人。乃獻媚希賞,幾誤其終身,豈非負心耶?後再不悛,且褫爾魄。」語訖亦昏仆。並久之乃蘇。門人李南澗曾親見之。蓋祖父之積累如是其難,子孫之敗壞如是其易也。祖父之於子孫如是,其死尚不忘也,人可不深長思乎?然南澗言,此生終身不第,顑頷以終。殆流蕩不返,其祖亦無如何歟?抑或附形於塾師,附形於僕婦,而不附形於其孫,亦不附形於其子,猶有溺愛者存,故終不知懲歟?
(紀曉嵐此批亦辣也)

狐魅,人之所畏也。里有羅生者,讀小說雜記,稔聞狐女之姣麗,恨不一遇。近郊古塚,人云有狐,又雲時或有人與狎昵。乃詣其窟穴,具贄幣牲醴,投書求婚姻。且云:「或香閨嬌女,並已乘龍,或鄙棄樗材,不堪倚玉,則乞賜一豔婢,用充貴媵。銜感亦均。」再拜置之而返。數日寂然。一夕,獨坐凝思,忽有好女出燈下,嫣然笑曰:「主人感君盛意,卜今吉日,遣小婢三秀來充下陳,幸見收錄。」因叩謁如禮,凝眸側立,妖媚橫生。生大欣慰,即於是夜定情,自以為彩鸞甲帳,不是過也。婢善隱形,人不能見,雖遠行別宿,亦復相隨。益愜生所願,惟性饕餮,家中食物多被竊食,物不足則盜衣裳器具,鬻錢以買,亦不知誰為料理。意有徒黨同來也。以是稍譙責之,然媚態柔情,搖魂動魄,低眉一盼,亦復回嗔。又冶蕩殊常,蠱惑萬狀,卜夜卜晝,靡有已時,尚嗛嗛不足。以是家為之凋,體亦為之敝。久而疲於奔命,怨詈時聞,漸起釁端,遂成讎隙,呼朋引類,妖祟大興,日不聊生。延正一真人劾治,婢現形抗辯曰:「始緣祈請,本異私奔﹔繼奉主命,不為苟合。手紮具存,非無故為魅也。至於盜竊淫佚,狐之本性,振古如是,彼豈不知?既以耽色之故,捨人而求狐,乃又責狐以人理,毋乃誖歟?即以人理而論,圖聲色之娛者,不能惜畜養之費。既充妾媵,即當仰食於主人﹔所給不敷,即不免私有所取。家庭之內,似此者多﹔較攘竊他人,終為有間。若夫閨房燕昵,何所不有?聖人制禮,亦不能立以程限﹔帝王定律,亦不能設以科條。在嫡配尚屬常情,在姬侍又其本分。錄以為罪,竊有未甘。」真人曰:「鳩眾肆擾,又何理乎?」曰:「嫁女與人,意圖求取。不滿所欲,聚黨喧鬨者,不知凡幾。未聞有人科其罪,乃科罪於狐歟?」真人俯思良久,顧羅生笑曰:「君所謂求仁得仁,亦復何怨?老夫耄矣,不能驅役鬼神,預人家兒女事。」後羅生家貧如洗,竟以瘵終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@2018 李天命網上思考 - 教育傳媒集團 GoodSchool為思園提供技術支援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