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李天命網上思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樓主: <*>oriole

掃把全集

[複製鏈接]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1:58:21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童年拾趣 (六)
 


小時候好像有兩本袖珍本的摺紙書,一本是教摺動物的,另一本好像是亂七八糟甚麼也有的。開始的時候大概是姐姐教摺紙鶴紙船吧,後來書上的也隨便摺過一些。但一摺再摺毫不厭倦的,是骰子。不因為我是個天生的賭徒,只因為這些用六張紙摺成的正立方體,模仿的是一個純淨無瑕的幾何形狀,其純淨無瑕那些紙鶴紙象紙牛蛙絲毫沒法相比︰自然世界又哪裡及得上概念世界完美?身為這團不完美之中的不完美的一份子叫人不安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1:59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童年拾趣 (七)
 


我自小沒病沒痛,可是總有種時日無多的感覺。突然有一天想到,如果我二十歲就死掉,那一半清醒的時間都在上學,豈不是很冤枉?從此上課時間都不在上課。

歲月匆匆,我二十歲那年也沒死掉,但就選了最悠閒的一科,沒有怎麼上學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1:59:38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童年拾趣 (八)
 


二三年級時我還頗聽學校老師的話。她們說應趁母親節向母親表達心意。於是母親節前兩天,我便想在放學時去精品店買點甚麼。可是臨上學前,才發現忘了帶錢(二三四年級時都是早上先去了父母辦公的地方,下午再去上學)。

「媽,借二十塊給我?」

「幹嘛?」

「有用。」小息買零食又不用那麼多。

「有甚麼用?」

「總之有用啦。」不出門要遲到了。

「你不說,就不借。」有人收保護費?

「不能說。」

「一定要說!」

「不能說,借我就好。」

「不借。」

「遲到啦!」

「快說!」

「哎!母親節要買東西!」

「⋯⋯」給了我二十塊。

我從小到大都是這麼笨拙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2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兩個故事
 

     
那是個聽回來的故事。那是個猶太人的故事。

***

那是我自己的故事,但沒有細節。

***

他的祖父母都是二戰中死裡逃生的一群。他們的邂逅,像電影劇本。

外祖父在前線受傷,外祖母是照顧傷兵的看護。他們在英國的醫院相遇。她每天拿早餐給他,每天在他的床邊停留一會,談上幾句話。他困在床上,但談笑風生。她為別的傷兵探熱,但眼波流轉。他們常常被其他傷兵打趣,大約這樣的例子也不少。其後的發展,沒有甚麼波折。誰都認為,他外祖父的傷值得,甚至必要。

戰後,他們在羅馬尼亞定居,幾年以後,移民到以色列。

***

我沒見過外祖父母。我猜,比他們更早的先人已乘船南下。

我只在四歲時到過他們的墓前。那時的記憶很模糊,但之後不曾再去,因為遠在印尼。那時年紀小,很大膽,爬到睡火山口看煙的源頭,那時六七歲的表哥和我一起衝上去。姐姐大幾年比較謹慎,他的哥哥,跟我姐姐差不多年紀,同樣不敢造次。我倆探頭一看,那個情境十分震撼,雖然只是深不見底的灰灰黑黑。

父母曾說過,可以移民回去,可以買一座堡壘。有護城河,有吊橋,可以坐直昇機來回。那應該不是騙小孩子的說話。他們不講城堡公主王子的童話,而且那兒某個親戚家裡的地毯,讓人永遠記得光亮的紅色絨毛如何華麗──難道只為小孩子比較矮?但我答,我一定不會回去。

***

他的祖父母一個來自立陶宛,一個俄羅斯。他們一起從集中營放出來,家人大半都不在了。

戰後不久,他們也移居以色列。

***

我沒見過祖父,父親小時候他便過身了,祖母獨力支撐,家裡經濟困難得多。

我只見過祖母,但她也在我六歲以前去世。姐姐學到她的方言,我跟她一起的時間太短,來不及學會。有一次,我們一起到超級市場買東西,她買了姐姐看中的樹熊,但沒有買我想要的鸚鵡。我學不到,說不定是為了這個原因。後來不知怎樣,我有一隻更大的鸚鵡,但她已然不在。

當年登在報紙上的訃告,留了下來。
  孫 ……
    ……    
    ……
    xx
我年紀最小,排在最後。那跟平日看到的其他訃告沒有分別,只是其他沒有我的名字。

***

他在灣仔的咖啡館告訴我他祖輩的事情。那時候,他好像還未知道我的名字;他跟舊約中的一位先知同名,意思是保全者或鼓勵者。

後來我問他,以色列那麼亂,他讀完書以後會不會繼續留在澳洲。他不太在乎的樣子,大概見慣暴亂。種族屠殺也熬過來了,現在的算甚麼。

其他的算甚麼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3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那麼遙遠的故事,結局已沒有人記起。
 


夜裡看不見星星,只有不斷不斷歎息的昏黃倒影,它們掙扎但逃不開水面,隨著水流搖擺不定。

我翻開久被遺忘的記憶,有些淡得不能識認,有些還是那麼鮮明。回想過去的情境,那一刻的感覺已很難找出來;那一刻的我,恍惚不再存在。

可是不論過了多久,關於你的都是鮮明的記憶。

你牽著我的手,然後捏緊一下的時候,我便知道你很喜歡我。我偷望你一眼,把話題扯開,因為我要想清楚,到底能否承擔後果。或許太重情的人不該用情,但即使重來也不可能有另一個決定。年少輕狂是無力的藉口,承擔後果只是不讓自己任性。

那麼遙遠的故事,結局已沒有人記起。

甚麼時候、誰個會再記起,水邊的倒影、兩個人的回憶?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3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應該拋在腦後的事情,我卻偏要提起。
 


還道看不見星星,原來早有藏身於樹中的閃爍燈影。樹葉隨風轉換顏面,街燈便替代星光,整夜明暗不定。

我們的其他回憶,成了過去的記認,將渾噩地溜走的時日刻劃分明。那種清晰和深刻,不是人人也承受得來;對我而言,無論如何,你都還在。

誰說時間沖淡人的所有記憶?

那次相見,我按著你的手,踮起腳尖吻你之後,你在耳邊給我訴說思念。到你要走,我把你擁得快要跌倒,怎麼也不肯放開,因為我太清楚,你走以後沒有如果。揪心揪得心跳都要讓路的深情,用不著誰來肯定。只有你能明白我的感覺,因為我們有相同的個性。

應該拋在腦後的事情,我卻偏要提起。

很久很久以後,說不定我們可以一起倚在樹下,讓樹影、摻進心底的記憶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4:37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雨天永遠是我們的,縱使已把雨傘收起。
 


窗外的碎雨零星,以至私家車的急促身影,都教我不去看矇矓的海岸對面,而將眼光收近、思緒停定。

即使當此情已成追憶,你也難以承認,它已下落不明。有時候看見別人對望,不其然會想起你來;到了愜意的地方,總希望你在。

我們會再見的,雖然相隔年月千億。

雖然最終不能長相廝守,但經過這些以後,我已覺得足夠。每隔不久,在聽人家說話、或自己一個人在做甚麼時,不小心分了神,也會突然有一點莫名其妙的淒楚,但我從不認為那是苦果。最真摯的感情,會在宇宙之中凝定。我們在一起的日子,充滿值得回味的率性。

雨天永遠是我們的,縱使已把雨傘收起。

再見以前,只好先將心中片段重新剪接、再三播映,以消磨年月千億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6:24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睡蓮精靈
 
 
 
從前,有一位心地善良的王子,他有個極大極漂亮的花園。雖然園中住了好多個世代在此打理花木的園丁,王子每天也會親自看顧園中草木。

一天,他發現園裡鏡湖中有株紫色睡蓮,可能睡蓮一直在此,只是王子留意不到。當時,睡蓮幾近枯萎。可幸經過王子一年的細心照料,睡蓮中的精靈終於完全康復,蓮花開得非常艷麗。

可巧某天一位仙人路過該地,聽聞園林甚美,便進園一遊。仙人在王子的行宮旁遇上睡蓮精靈。

「小女孩,早。」仙人說道︰「你在此逗留已久?」

「先生,早。」精靈斂衽為禮,答道︰「不下三年。我生性喜愛到處流浪。所以一直不願離開,只為可以每天瞧上王子幾眼。此前我到處遊玩,累了便在花木之中停駐休息,好不逍遙。可是三年前中了巫婆詭計,受傷甚重,躲在睡蓮之中靜養。王子發現睡蓮幾近枯萎,每天悉心照顧,我才可康復無恙。」

「小女孩,你可想向王子親身言謝?」

「當然想。再修煉百年以後,說不定我可以在凡塵現身,向他言謝。可是他亦早已歸於塵土,那我只好在墓前謝他,雖然這樣很是可嘆。──先生,你能幫我嗎?」精靈問道。

「我有能力,也願助你一臂之力。你願做人嗎?」

「好的。」精靈答道。說時已轉人身。

***

王子在湖邊看著睡蓮,自言自語︰「我的新娘當如睡蓮艷麗。」

她輕拍他的肩頭,他回頭看見她。

故事到此,除了「她成了他的新娘,他們從此快樂地生活下去,直至生命完結。」以外,已用不著說甚麼。

***

附︰這是月前的德文作文,仿照格林童話的形式風格,是我少有喜歡做的功課。只是譯成中文語氣不太一樣。

這個故事,就如很多童話一樣,隱含教訓︰還是做人比做花仙子好,說到底,只消一夜風雨便花落無數,人頂多淋病而已。
 
 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7:08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雜念
 
 
 
我不讀音樂,因為我知道,當藝術家是件危險的事。

但現在似乎也夠危險了。

***

熱帶的人比較熱情,也比較虔誠。

貝多芬不是熱帶人,但要彈得到家,該在熱得頭昏的夏夜。

他寫Appassionata的時候,已然全聾。令人好奇的是,他還彈他的作品嗎?他當然不需要彈,他心中聽到音符。但我懷疑他即使聾了,也仍會彈,因為這首曲子不單是用耳朵聽的,是用整個身體聽的。

***

我剛剛彈這首曲子時,到第一樂章的尾段,一剎那間,一片空明。當時若有人聽著,說不定也能感受得到。

讓我不解的是,昨天悲痛欲絕之處,今天又沒事了。是我的功力更上一層、人麻木了、或根本視心情而定?
 
 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7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
 


有一種女子,不太美,但太媚。不美在顴骨太高,眼珠太腫;媚在嘴唇豐滿微翹,睫毛濃密微捲,酒渦緊繃,眼神迷濛。

媚也不夠。還要高貴溫柔。

她可以胸中機關算盡,但笑容裡透著的一點稚氣,使人看不出絲毫權術。她彷彿是具精雕細琢的木偶,一舉一動都像舞蹈。你會一直看一直看,然後奇怪她用不用生活,因為你看到的就像明星走在紅地毯上的幾分鐘,但她任何時候都是如此從容。

說了這麼多,其實無異一句︰男人更有福氣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@2018 李天命網上思考 - 教育傳媒集團 GoodSchool為思園提供技術支援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