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李天命網上思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樓主: <*>oriole

掃把全集

[複製鏈接]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8:11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判教
 


「以神秘樂觀作為判教(判別教理高下,判定教義取捨)的取高準則,在懷有神秘樂觀的基礎上皈依宗教,且稱之為『神秘樂觀宗教信托』。」
--《哲道行者》第292頁;參考<神秘樂觀宗教信托>,292至300頁



獨立思考,宗教組織普遍視之為敵。往日多少異端被燒死,今天仍有多少拒信者被壓迫。

從思方賦能進路入手,以神秘樂觀判教,是真正宗教革命的開端。全能上帝,不合邏輯,自教條中剔除;地獄永火,不合神秘樂觀,從教義中刪去。

這是基礎。這會將宗教的位置重新釐定。

在這之上,可以錦上添花,「花上添露」,再將各種經文經書隨喜閱讀。

有了判教的想法,眼界已開,不再像盲頭烏蠅,渾噩亂投,囫圇吞棗,人云亦云。想清楚花時間於宗教的目的,自行判教,找出真正有用的教法。自行判教與不誠不敬、行邪瀆神無關,智慧只能靠自己吸收累積,沒有任何神靈、宗師可以代行;要求人盲信亂信者,才是不誠不敬、行邪瀆神。在宗教問題上,與在任何其他領域中一樣,只能以理服人,不能以威嚇服人。

近來很能夠領略這句話的深意︰「真正的宗教,其目的都是叫你的靈魂得自由」。加上這一條為判教準則,此前不能接受而又不知理由之處,心下頓時了然知其所以然。

何謂叫靈魂得自由?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叫靈魂得自由,「三界火宅東西馳走」不叫靈魂得自由。

小乘大乘,顯宗密宗,皆以佛教正統自居。在我私下的判教系統中,符合神秘樂觀的才是正法,叫靈魂得自由的才是正法,並且才是宗教原來的目的、佛陀說法的原意。當然,原意與否只屬次要。

若有人以謗經罪我,亦不敢辭。


 


2008-07-18 15:56:22天嬰大覺諦(核要提略):   
天嬰大覺 = 宇宙之子的身份醒覺。

宇宙之子的身份醒覺(核要提略):
天教天子,依信天親。

.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09:02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
 


小學時讀下午校,五、六年級上課前經常會到三聯書店打書釘,不過是看看瓊瑤之類,那時候的店員極不喜歡有人打書釘,不買東西的小學生更是厭惡,常來告誡不要單手拿書。逢星期二則到公共圖書館巡一巡有沒有金庸,沒有就看看衛斯理、三毛、張愛玲等。

中學時仍很少買書,錢都拿去交學費和買碟了,書從圖書館借就好(當然公共圖書館的藏書不像樣,但書店的選擇也不會更多)。例外的是在上海買的一堆明清筆記,和在深圳書城買的英文小說,因為人民幣是額外拿的,不影響零用錢。那年暑假在上海,早上到琴室練完琴,就往車站乘公車到外灘,但會趁公車到前,趕緊吃一支紅豆冰棍。那時候在福州路的古籍書店買書,店員還會用薄薄的牛皮紙把書包成一疊,十分懷舊,不知現在還有沒有。夏日炎炎,街上沒有甚麼人,我拿著書在附近的小巷亂轉,想像自己活在百數十年前。

到進大學後,沒有學鋼琴,手頭寬鬆了些,又認識了些損友,就開始沒甚麼節制。近來手頭更為寬鬆,又找到些較省郵費的訂書方法,更是不得了,以前不知道要到哪裡找的書,都不難得到,像大大本硬皮二十年代初版的《埃及文語法》,多年前用姐姐的圖書證進崇基圖書館時翻得愛不釋手,原來仍有重印;像樂貝古典叢書的雙語維吉爾,看起來像二百年前印的書,錢鍾書引的也是這個系列;像藍色硬皮、書名黑底燙金的維根斯坦;像無意中碰上的里爾克詩集,小開本淺綠色硬皮配淡金色字,正面也是淡金色的小簽名,美得像古裝片中的道具,還要只賣十幾歐羅,怎能抗拒?叫人想起,也是那時候,姐姐旁聽後居然去借了本叔本華選集,十九世紀末印刷,蟲蛀的洞穿過整本書,看得到對面,現在這本書好像進了善本書庫。

自小都很有點嗜古的怪癖,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書韻樓叢刊,很是喜歡。總序云︰「所謂巾箱,舊時隨身小篋以貯巾帕之類雜件者。古人行旅坐臥,不時而誦,書必隨身,故小其規制,以儲巾箱;行則便攜,臥則便覽」,是極。既精緻,又便宜。早陣子想要《玉臺新詠》,長老說香港連最後一套都給他買了,不久卻在油麻地中華書局看見書韻樓的巾箱本,實在是絕配,就和《史記》一起帶回家裡去了。

這樣下去,要找地方搬才行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14:37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東京雜記【二零零四年二月五日】
 


下飛機後乘巴士到達池袋區,已是傍晚。走進酒店房間,掃視一下陳設,發現電視機上除了遙控器,居然還有遊戲機手掣,果然是遊戲機王國。不過後來發現打遊戲機收費一千三百日圓一小時,更是歎為觀止。

Tokyu Hands的精品跟Citysuper差不多,外加百貨公司,沒有太大分別。逛了一會,吃完晚飯,家人先回酒店,我便繼續閒逛。逛HMV想找找日本發行的古典錄音,在佔地兩層的分店古典音樂卻只佔一架,少得可憐。不過HMV裡看到的男孩子比街上的水準高得多,留短鬍子但不覺得不修邊幅,大約喜歡音樂的人比較有氣質,雖然我說這句話有「利益衝突」。

經地鐵站到區的另一邊,閘前道別的人互相鞠躬,誰也不想先停,兩人尷尬地僵持不下,都不能挺直腰板,姿態僵硬。我有心讓自己迷路的時候,結果總是繞了一個大圏子回到原地,所以一點都不擔心,也不費神認清楚來路,專心看路人、街景。較靜的巷子,旺區的邊緣有門面很漂亮的酒吧,紅磚砌成,我很想拍照,但旁邊站著的人似乎是馬伕,我怕他猜疑避忌,只好用眼睛攝下,掃興透頂。走過居酒屋前,看到有串燒和酒,很吸引,但一個人進去太沒趣了。可能出於補償──明顯只是藉口──我在附近的七十一買了一個熱的豆沙包,剛吃完,路旁有「大瓦燒餅」店,又買一個燒餅,隨手亂指,又挑中了夾著豆沙的。這些零食可能旺角也有,不過寒風凜冽、冷得雙手麻痺,再一邊吃熱呼呼的街頭小吃,一邊漫無目的地在陌生的國度遊蕩,才有風味。說時遲那時快,又有韓式丸子,賣相吸引。大概常有香港遊客惠顧,店員見我站在店前猶豫不決,便以廣東話問︰「一個?」價目表實在太少漢字,我只好隨意選了較淺色的。碩大體積,也有成正比的內涵︰小型獅子腸、疑似鵪鶉蛋等等,吃後十分充實。再逛一會便找路回酒店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18:23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東京雜記【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】
 


早上到淺草觀音寺,乘地鐵差不多把整條有樂町線由頭到尾遊遍,坐在旁邊的男女一直十指緊扣,印象中覺得日本人不會這樣,過了一會兒聽到他們講廣東話,我有猜中了的沾沾自喜,覺得算是一次印證。

出了地鐵,經過整列的紀念品店,進到寺門,燒的香倒是挺香,兩旁的神獸上刻著「奉獻」二字。聽別人許願時丟的硬幣聲音很沉,還有回音,起碼一百日圓,丟輕一些的也聽起來兒戲。拜過觀音,求了一支籤,籤文耐人尋味︰
  玉磨識多
  瑕琢人氣
  無好高喜
  片今遇逢
  一從得方
收起後,繼續遊逛。

主寺以外有較小的神社,好像有一間是一六一八年建成的。還有些更小型的,比亭子更小,但門總是鎖著,看不到裡邊。園內有兩塊全漢字的碑,一塊是「櫻癡居士紀功碑」,大約是生時不如意,死後留名之類;旁邊的碑,楷書中有隸意,頗為漂亮,不過碑石顏色太暗,被催促著走,不及細讀。

附近有不少賣和服布料的商店,逛著逛著,還給我在大會堂前的芸芸手印中,發現三船敏郎的手印和簽名,編號S54.9,不信可以找找看。

午飯的時候,用一小塊炸豬扒騙了弟弟的兩件壽司。

吃過午飯後,到碼頭乘觀光船到?台場海濱公園,天氣好得不得了,路上還看見一間玻璃屋教堂。上到船上,我冒著寒風坐在露天的上層看風景,藍天白雲讓人心曠神怡。遠處的富士電視台充滿電影《大都會》的風格,建得像一個大型鋼架,外加矚目的球體,有趣在鋼架不擋盡藍天,飛機在後經過,仍可以看見。如此低飛,大概快要降落。整個構圖科幻得難以置信。海濱公園據聞是拍拖勝地,不過不用和情人來,開闊的景觀也一流。

晚上獨自閒逛。經過銀座時,雖然不懂日文,還是要鑽一鑽書店。書店中的書大小只有幾種,買時送紙書套,精緻得很。之後到超級市場的熟食店買串燒,吃下去好像是鳥的內臟,好在我沒有甚麼所謂,挑吃的可能反胃──其實味道不錯。在超級市場裡看遍各式便當,沒有嘗遍。

原宿的矮房子蠻有特色,有很多走年輕路線的服飾店;大街上,香奈兒和Christian Dior並排而列,一樣華麗、一樣蒼涼。可惜明治神宮早早關門了,只能輕嘆。

在澀谷亂逛,想找捷徑,卻闖進歌舞伎町。左兜右轉,進了花園神社,晚上看見艷紅的門和矮燈只覺陰森,加上隱隱約約的回音,有探險的況味。園內有鐘,我忍不住敲響了一下,聽鐘聲緩緩地迴盪散去。丟銅板,再搖搖懸掛在簷內的搖鈴,回憶由聲音串成。

出了園子,鬧市的車聲把一切蓋過。鑽回地鐵站一帶,走進由黑人兄弟主理的美國hip-hop服飾店,拿起白帽子試戴,其中一個教我要把牌子轉向前,然後跟我說,「I give you a really special price.」我問他︰「How special?」講價講了兩句他問我從哪來,我答香港,他說沒有理由在東京買東西,香港價錢平得多,真是坦白得少見。

回酒店的路上,第一次看到玉兔的輪廓,大約北一點的地方才容易看出來。今晚累得倒頭便睡,雖然床褥太軟,實在討厭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19:30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東京雜記【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】
 


坐子彈火車到箱根,然後是普通火車到箱根湯本,接著是纜車,舟車勞頓,為的是遙望富士山。只坐不走,也好,我昨天由早上十時到翌晨一時不停走動,睡了一覺後雙腳仍是累得不聽使喚。

轉乘普通火車的時候人們的爭先恐後,到日本以來第一次看見,或許因為車程比較長吧。

乘纜車的時候,窗外除了草,甚麼也沒有。百無聊賴之下,又企圖參透,盤踞心頭的念頭。

坐吊車看見未融化的霜、冒煙的溫泉口,還有遠處的山脊上的兩塊碑子,這樣睥睨天地的,難道竟是墓碑?無論怎樣也看不清楚,謎團始終沒有解開。視線一轉,除了看見陽光耀眼,還發現主角終於出現--富士山頂披雲戴雪,滿身裝點。同坐吊車的日本女子一直溫柔地跟她的小女兒說話,說不定在告訴她,關於富士山的神話。

四點正走了最後一班觀光船,早得過份,明明還有很久才日落。但仍絲毫不以為忤,即興、慢條斯理、隨遇而安的人最怕不停埋怨的旅伴。

乘巴士離開,沿路的舊建築多改作酒店,恨不得住進其中一間。小路轉來轉去,有點頭昏。

回東京時火車上對面的情侶全程示範蜜運,不過聽他們的口音好像不是東京人。

回到新宿站,到東海道票務處買到京都的車票,要先填表,像黃頁般又厚又密密麻麻的火車時刻表看得我一頭霧水,四位數字到底是列車編號還是開出時間?問身旁的也在填表的男孩子──挺斯文英俊的,不過有幾分傻氣──他替我查時間、價錢,好得不得了,還主動替我填表買票,不過原來普通列車的不劃位票不能在那兒買,結果作罷。他講英文單字也要想很久,每次都是由我來猜他的意思,然後他答是或否,好玩得很,雖然很慢,但一點也不覺得麻煩。

在新宿逛街買東西,逛過甚麼已經沒有甚麼印象,只記得想找「一百日圓廣場」,問以小型客貨車作店子賣印度肉餅的人,才知道已結業了。印度肉餅分量十足,但味道一般。地鐵站入口外有樂隊街頭表演,停下來看看,水準比香港上台、出唱碟的流行歌手要好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20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東京雜記【二零零四年二月八日】
 


今天五時便爬起來,想到京都走一天,後來想想還是太貴太少時間,結果又到箱根去。

今回乘得到觀光船了,早上的陽光、粼光都是暖暖的。遠遠看到箱根神社的門臨岸迎風而立,十分矚目。

碼頭附近有很多賣「寄木細工」的店子。精緻的箸子箱、首飾盒、筆筒、手鏡等等都很貴。手鏡的線條十分優雅,不過要拿著到底不便,以前的富家小姐用來看丫環梳理頭髮弄得合不合心意,現在的人──說不定該留待畫眉之時?

介紹資料中有野草公園草木繁茂、五彩繽紛的照片,雖然寒冬未完,還是去碰一碰運氣。公園旁有一間淨土宗的寺,忘了名字,但記得霜雪未融、墓碑重重。箱根町野草公園的野草一點也不野,只見一片頹敗,不能說另有美態,但沿著小徑蜿蜒而行,將眼光放遠,小丘頂上景觀一流,山水甚有靈氣,還看得見富士山的峰頂,比白雲更白。

箱根神社的庭園佔了整個山頭,內有很多小神社。逐一參觀,可以消磨幾個小時。在滿是參天大木的樹林中散步,頭要仰到最後才能看到樹頂,腳下的針葉踏上去剛中帶柔。看筆直的樹幹隨著腳步推移、轉變遠近。想起唯一看過的梵高真跡,介紹的人叫我們轉換不同的角度來看,畫中的樹恍惚會動。不過自然不及身處林中,身處畫中。

主神社的旁邊有劍道場。
  場中冷清,空氣凝定。
  置身其中,似乎看見--
  兩名劍客,按劍待發;
  聚精會神,攻其不備;
  大喝一聲,以助劍勢;
  劍身相交,清脆有聲;
  腳步急促,觀者屏息。
  最後一刻,塵埃落定。
我心念一動,幾乎從架上拿起劍來把弄。

據說湯河原的梅林漂亮,有超過四千株,要看便要坐環山巴士。轉來轉去還沒到,弄得有點想吐。在小學門前下車,以為會有想找的地方,進去問打籃球的男孩,指手劃腳的說得複雜,便乾脆在地圖上指一指不遠的一間神社,他親身帶我去。那兒名叫五所神社,居然沒有一所是公廁。神社規模很小,但建得十分精緻。

在街上閒蕩,居然播著爵士樂。走進賣拜佛用品的店子,每一種香也嗅一嗅,最喜歡的還是木蓮線香,結果各式贈品幾乎比買的還多。

幕山公園之中梅花未開,可會再來?

乘火車回東京,看看中目黑和惠比壽的服裝店,如何窗明几淨。靜靜地看,悄悄地回酒店去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26:08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幾個片段
 
 
 
__山莊門前__

河床成了草地
何物成了草人

微風為我別上落葉
小蟲咬下胭脂點



__雁蕩山境__

最後一抹淡紅
山間漸漸失色
還剩太多遊人
暗夜毫不銷魂

__雁蕩山景__

壯麗蒼茫
星月偷掛
回首一剎
燈影無限



__赤城山__

夏日即事
一箭成謎



__百步沙__

有沙有圓月有浪聲
無雲無孤魂無所云



__天一閣__

一堵蕭牆,幾株瘦竹
  霧中漣漪已靜
鳥兒過枝,四顧無人
  鬱鬱翠綠封塵



最後要謝謝背後長眼的僧人教我如何叩拜。

***

寫得不成詩不成文的,正合我不斯文的特色。這回要寫遊記的話太長,要交待前因後果前思後想的自己也沒耐性寫,別人更沒耐性讀,記下幾個片段算了。

幾個片段似乎都不是重點,搔不著癢處。覺得像臘鴨的可以請我吃臘鴨(或其他燒臘,我是雜食性動物,很隨和),覺得不像臘鴨的可以請我吃燒鵝腿。尤其歡迎擺多過一圍,慷他人之慨我求之不得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28:54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台北速寫
 


六月二十八日

飛機起飛時天朗氣清,升得很高時還看得到港島的建築物,在地上看時像髒棉花糖的雲朵在機上看來潔白無瑕。搭這麼多次飛機從未見過這樣好的風景。

到了台北第一個去的地方叫九份,下了車慢慢往上逛,沿路買了一個壎(也叫陶笛),因為賣壎的哥哥眉清目秀,很書卷氣,吹壎吹得好聽,又很會編繩子──不是啦,我喜歡買樂器而已。走累了到茶座喝東西,那兒佔盡地利,俯瞰而下,水天一色,深淺只差一線。

下午到了一個大型百商場和西門町。晚上在酒店(台南大媽領隊說在台灣那叫飯店,可是我每一次跟計程車司機講都講錯)看電視笑得不停掉眼淚,是吳宗憲的整人節目,可惜在香港看到其他,卻看不到這個。

六月二十九日

圓山大飯店所在之處日治時期是墓地,蔣介石來台後才建飯店,因為是風水寶地云云,領隊的話總是道聽途說回來的樣子。飯店紅紅的雕欄瓦頂很是搶眼,遠看還以為是廟。走進去格局很大,而且近牆的一方地毯毛太長,腳踏上去的時候力會被卸往另一個方向。

和朋友溜掉逛書店,不過買的書不多。中午吃的炒飯只要台幣四十塊,另外有加蛋和肉,不過朋友認為飯裡下黑楜椒是為了掩飾路上飄來的灰塵。

晚上累得走不動了便吃晚飯,竹筒飯果然不錯,菜也有特色。跟老闆多要一個飯,還免費。鄰桌的幾個中年男人也一人只吃一個,我們兩個女孩子居然各吃兩個,侍應傻眼。飯後的桂花糕也很好吃,茶很香。

搭地下鐵回酒店,在台北車站轉線時,在扶手電梯(台北捷運的扶手電梯比香港的快,每分鐘達三十九公尺──不是我量出來的,是旁邊告示上說的)上站我們後面的男孩子踩到他朋友的後跟,裝作很緊張的對她說︰「我要怎麼補償你才好呢,我的玉小姐?」比台灣的偶像劇還偶像劇,文藝腔還文藝腔,笑得我彎了腰。

回到酒店放下東西再到附近走走,快十二點了,長街冷清,電單車呼嘯而過。樹枝從比人略高的石屎牆內探頭出來,窺視路人和紙屑,看看門口的字才知是間中學。附近的樓房都只有兩三層,樓梯暗無天日。

六月三十日

出門時已是中午,走另外一邊往捷運站,經過不少婚紗影樓,其中一間的攝影助理在派咭片,跟我說︰「小姐,你有拍過攝影廣告嗎,好熟的樣子,很有型哎!學生嗎?幾年次?請你吃糖。」嚇我一跳,差點絆倒。說著遞來一包那種婚宴後會拿到的糖果。台灣人騙人的時候也比香港人真誠。

不遠處有人在拍婚紗照,紅色的磚牆很漂亮,原來是大同大學。裡頭的羅馬式建築令朋友不停要我給她照相,手拿相機的時候一陣大風差點把我的帽子吹走,樹葉也給吹得簌簌作響。昨天計程車司機說過今天颱風會來。颱風沒地方玩的話,找個樹林聽這種聲音也不錯。

不過颱風沒來,到了淡江陽光還是非常猛烈。逛了一會兒店子,穿出去沿著長堤散步看海景。近黃昏時選了一間看到日落的cafe喝東西和吃晚飯。座位就在路邊,主菜來了不久,一隻灰白毛的小狗停在我們旁邊,眼神憂鬱的看著我。我們對望了一陣子,牠便向著日落的方向漫步而去。太陽本來給雲遮住了,快下山的位置卻剛好看到,比月亮大一點,和熟蛋黃一般顏色。下山以後天空是一道倒過來的彩虹,拼上黑雲和不深不淺的藍色海水,沒有更彩色的景色了。日落以後小狗漫步回來,大概牠也深諳欲擒故縱之理︰這時候再憂鬱的看一看我,便吃到好幾塊紅酒牛肉了。到我們吃得差不多時,它又走到另一枱外面,地燈旁的位置。燈光照著它的側影很美。

晚上到士林夜市,熱得沒甚麼胃口,只吃了粉圓愛玉,因為是冰的。

七月一日

今天一起床腦中冒出李義山《韓碑》︰「元和天子神武姿,彼何人哉軒與羲。」再去重慶南路的書店的途中,經過二二八紀念公園,便進去逛一逛。逛時再想起接著是︰「誓將上雪列聖恥,坐法宮中朝四夷。」奇哉怪也。二二八紀念碑的中間是一座中空的石柱,外圍是好幾米高向內傾瀉而下的八角形的瀑布,站在上面涼意襲人。

之後到故宮博物院參觀,書畫和清朝宮廷珍玩的收藏都屬一流。展出的東西不太多,當中有著名的「翠玉白菜」。乾隆的其中一個印「信天主人」氣魄干雲,介紹中的一句︰「乾隆收藏過的書畫上眾多的『違章建築』便是這樣『蓋』出來的。」好痛快。身邊很多日本人。離開時計程車司機以為我是回台探親的,看來我的口音裝得挺像。

機上不斷看到雲層之間的閃電,壯觀極了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41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桂林遊記
 


六月十八日

19:05,火車從深圳開出。搭火車很有味道。恍如私奔。於民初的某個年頭。

六月十九日

11:30,火車到達桂林。

從桂林火車站出來,在對面的青年旅舍放下行囊,便到附近吃一盤桂林米粉。

然後我們就在市內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,走路過橋,看街景山景江景,頭上有時候是夾道樹蔭、有時候是屋簷、有時候是雨,但多數時候是傘子。山上總是繞著一縷雲霧。

無意地鑽進了一片沒有馬路的小區,路旁的圖書館似乎是民國時期的建築,內裡裝修沒法參觀。幾步外便是古南門,不過真是只剩門兒了。附近的能仁禪寺,給民居緊緊的圍困著,沒有一點空間,只容得下一座不大的大殿,而且只是重修的,顯得委曲求全。

然後到了西山公園。公園裡有好幾座錯綜連綿的山,我們信步而登,繞過觀音峰,再上西峰亭,沿路飽覽遠近的奇山異石。遠處是明暗有緻的水墨畫,近處是崢嶸粗糙的盤景;我們是畫上的墨點,盤裡的蒼蠅。

湖中曲橋通往公園另外一方。初進園時水淹了一段,下山時水已退掉。我們過橋到隱山那邊,路上途經一個陰陰森森的小岩洞,一走進去便聽見二胡咿咿呀呀的聲音,嚇我一跳,原來有人在洞外的亭子中練習,弓下反反覆覆的吟著半句。走不多遠有一所法藏寺,總算還有一小爿前園。

離開西山公園,逕往靖江王城。此地明代為靖江王府,清代為貢院,但今日在鐵閘前探頭看過去,已修繕得毫無古韻。我們猶疑了一下,還是沒有進去晃一圈。王門內題字「三元及第」,從這兒出去又有幾個狀元回?

沿著江邊漫步,可以看到象山,依稀有象鼻的線條。樹上老鼠一閃而過,更為玄妙。轉身看見兩座八角塔,好奇繞了好一段路到塔底,原來名為日月雙塔,似乎又是騙遊客的玩意兒,於是便走了。

在陰暗的地下書店逛了一回便到朋友提議的「好大媽」吃飯,「口味雞鍋」辣得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。之後到朋友家坐坐喝茶聊天,摸黑回旅舍。

六月二十日

買了餅乾便上公車到大墟去。大墟在明清時是個興旺的商鎮,古舊店鋪仍留下不少,但只剩老人在打盹。我們從大路走入爛地轉進舊街,青石板裂痕斑駁,平房參差錯落。屋子後便是碼頭。當年,貨物從後面上岸,在前頭賣掉,如水流轉。

過了古橋,有間屋子裡掛了一些字畫,原來退休先生閒居練篆,其他字幅則是進駐大墟的書畫家所贈。老先生笑容可掬,還邀我們一同吃飯,但見雨勢稍弱,我們便繼續走了。路旁有一塊小學教師寫的抗日紀念碑,是近幾年才從廢物堆中拾回來的,如果文革時好端端的立著,說不定就給打掉了,小劫反而成了免禍之機。繞到岸邊,可見江上綠洲縹緲詭譎。只因給漲水淹了好一部份,又給雲霧掩了好一部份,才有此境。

折回往舊街的另一頭走去,每隔一小段路便有小拱門分隔,一門寫著瀛洲、一門寫著泗水,小街名字也這樣大,想來確是曾經意氣風發得很。我們走著走著突然闖進一陣酒香裡,中人欲醉,還有好大的酒酲放在路邊。裡頭有人在蒸酒,空氣全是濃濃酒香,我貪婪地深呼吸,彷彿真要醉了才甘心。酒廠裡有些佈滿了塵埃蛛網的窗花,難得地仍見完璧。大雨時老街尤其有韻味,簷前水珠串串。

離開大墟回桂林市,逛七星公園。園內棲霞寺是十多年前重建的,然而大殿後面一山拔地而起,樹蔭漏進疏懶的陽光,經簷上危懸的雨水折射而出,山石散發沁人心脾的涼意,倒也使人忘了時日。整間寺籠罩於雨幕中,油漆縱新也不會光鮮得刺眼,好像其他。

兜了幾個圈子、與獮猴打了照面,才找到路重遊龍隱岩,還是弄不清楚元祐黨籍碑為甚麼會刻在這個地方。然後又爬山,上了個好矮的摘星亭。其實摘星亭不是高可摘星,只因所在的山便是七星之一,故名摘星,是我自作多情以為那是個居高臨下一覽無際的雲上亭。

吃過飯便搭八時多開的最後一班公車到陽朔。在放滿類古董的客棧放下行李便逛一下西街,逛不一會悶了,便坐下喝啤酒吃肉卷,讀食客的留字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萬

主題

68萬

帖子

68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685160
 樓主| 發表於 2008-7-9 12:45:15 | 顯示全部樓層

掃把全集

桂林遊記
 


六月二十一日

吃了兩回餃子後決定到月亮山。本想徒步,反正可邊走邊看風景,但走出市區我已覺得有點累,想把力氣留來上山,便提議坐三輪車。路上司機給我們介紹沿途景點,火焰山、童子拜觀音等,各地的山水都用同一堆名字,難免欠了點新意。經過蝴蝶岩,兩山之間的索道看起來很險很有氣勢。又經過鑑山寺,後來聽說是坑人的,還好沒有進去。附近是大榕樹公園,看在密密圍著該公園的翠竹份上,我們逛了一圈,看給水淹了根的大榕樹,給雨打歪了的幾池荷花。

到了月亮山,先到對面村子吃了全程最豪華的一頓飯,蒸毛骨魚和荔浦芋頭,魚蒸得剛好,嫩滑無比,芋頭加糖,甜香四溢。當天是五月十五,雖然以這種天氣天上只有密雲蔽了的月,地上的倒是蔽不了,還可以邊吃邊賞。月亮山公園裡,路牌寫著往梳妝台的路卻是荊棘滿途難以通過,於是我們放棄此道,直闖月宮。上月宮比想像中容易得多,遠看還以為很高,其實很快便到。石級畔遇到美女──美國女人──耿耿於懷地說著旅遊書上寫著有一千多級,但她只數到八百多。月宮的形狀像一度拱門,表面跟月球一樣粗糙,只缺了隕石坑洞。穿過月宮,後面的景色很好。我們坐下來了歇一會,無聊地伸舌頭嚐嚐滴下來的雨水是甚麼味道。

坐公車回陽朔,碧蓮峰後有清朝時該地的代理知縣王元仁草書「帶」字,寓「一帶山河,少年努力」之意在其中,不過修路繞不到後面所以看不見。真跡看不到,小店的木刻仿作,後來在一堆仕女圖包圍下無意中見到。時間還早進了陽朔公園,裡頭十分陰涼,但非常多蚊和濕滑,我幾次幾乎滑倒。上獨秀峰時,聽到亭子裡尖叫哭鬧,與山色格格不入,到高一點的亭子遊憩一下便離開,還好回時那對男女已不見了。

天快黑了,去吃晚飯,點菜時湯要大碗的,來了卻有一鍋那麼多,度量衡統一但量詞不統一仍是誤會重重。吃完逛街,西街好像廟街,好多騙外國人的玩意兒。在街上吃桂花蓮子羮,其實上面加了黑芝麻、山楂,和花生、杞子,叫蓮.生.桂.子羮倒也名實相符,只是令人聽見就不敢吃罷了。桂花蓮子羮吃起來很有質感,味道甜而不膩。回到客棧嘴裡還帶著甜味。

六月二十二日

吃著香軟溫熱的肉鬆包坐車去興平,在那兒可在漓江邊漫步。下車後走往江邊途中一群背著畫具的學生同路,搭訕兩句,他們卻不理睬。江上景色一如既往地如畫。沿路看牧童趕牛神氣,鴨群上岸憨態,釣魚翁靜坐,牛糞未乾。貼著江邊的路走不多遠,便給大水淹了,沿向內陸的支路走,田間全是劫後餘生的粟米、水稻、矮瓜、柿子、柚子,其中粟米、水稻、矮瓜比較憔悴,柿子、柚子還算精神;偶爾遇上幾黨肥雞、小鴨,視我等如無物。好多竹都折腰了,雖說是君子,太高便難支。等開車時還看見在屋頂上種瓜的,瓜藤蔓延到下層,大約熟時伸手可取,方便得很。回程時看見群山,好像一隊鯨魚。

回到陽朔,咬著白玉米和艾葉餅走回客棧拿行囊坐車回桂林。到桂林打擾友人取回忘了拿的東西,在他們家裡坐了一下便去火車站。

18:00火車開出,離去時桂林的天色便不再暗淡,微橙的滿月初上,看得清清楚楚。我們坐在火車上,彷彿追著月亮走。

六月二十三日
 
其實是追著雨走,廣東一帶水浸,沿路一直看見泥黃色的湖泊河流,火車14:00才到深圳,誤點三小時。


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@2018 李天命網上思考 - 教育傳媒集團 GoodSchool為思園提供技術支援服務